胤修文方其朗 第77章 不得安宁

小说:胤修文方其朗 作者:冷笑对刀锋 更新时间:2020-10-18 06:16:24 源网站:网络小说
  胤修文主动给方其朗的司机打了电话,他在街角并没有等很长时间,司机就过来将他接走了。

  “方议员他已经结束宴会了吗?”胤修文坐在车后座,打开矿泉水瓶漱了漱口,此刻的他满嘴都是酒味,还有蒙羽唾液中琥珀信息素气息,这让他多少有些不安。

  “这个我就不太清楚了,他只是让我送您回家。他那边会有别的司机负责。”司机礼貌地解释道,他一直在等方其朗的电话指令,没想到等来的却是胤修文的电话。

  胤修文不再说话,他开始有些后悔去参加今晚的聚会了,他当然很乐意见到待自己如手足一般的秀哥和林琴他们,但是他却不想再与蒙羽有更多的瓜葛,年少轻狂时苦涩而甜蜜的爱情固然值得留存心中,但是那只适合作为回忆,而人是不可能靠回忆活下去的,他和蒙羽都有资格开启彼此新的人生。

  胤修文回家之后,两名佣人已经离开了,不过,方其朗还没有回来,看样子对方仍在酒会上应酬。

  空荡荡的别墅有些过于寂静,也让人的心变得有些寂寞,胤修文打开了浴室里隐藏的音响设备,打开手机链接蓝牙系统随即从自己的音乐库里挑了一首旋律优美舒缓的音乐之后,这才换下衣服走进了淋浴间。

  他站在喷头下尽情地冲洗着自己的身体,也冲洗着身上那股从酒吧带回来的烟味与酒味,以及混杂的信息素气息。

  搓洗着身体的胤修文不知不觉间就将手摸向了自己的侧腹,那只纹得并不算精美的蜥蜴,是过往岁月的印记,也是他珍藏在心中的回忆。这并不意味着他对蒙羽念念不忘,他只是不想在成为方其朗的伴侣之后,就抛弃自己曾有过的那一段人生,尽管它或许并不完美,甚至还留存着酸涩的记忆,却依旧是自己人生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等胤修文洗完澡换好睡衣出来的时候,方其朗刚好到家。

  “我刚给司机打电话,通知他去接你,结果他说已经把你送回来了。”方其朗今晚喝了不少酒,海登省有着豪爽的民风,酒会自然也比平宁城那边更为放纵,不过他酒量向来不错,虽然有些醉意,却仍保持着理智清醒。

  “玩得差不多就回来了,我可不敢把议员先生的话当耳边风。”胤修文笑着走了上来,顺手接过了方其朗脱下的外套。

  方其朗有些乏力地跌坐在了沙发上,他扯着自己的领带,面色微红地笑道:“看样子昨晚对你的教训是对的,今天你就听话多了。来,坐过来,修文。”

  “怎么了?今晚的酒会好像让你很开心?”胤修文走过来,不过他并没有坐在方其朗身旁,而是直接跨坐到了对方的腿上,当然,当他还没有完全消肿的屁股接触到对方的大腿时,他的脸上还是闪过了一丝难受。

  方其朗轻笑了一下,他并没有责怪胤修文的轻浮,毕竟这个家里现在只有他们两人。

  “你呢?今晚你去和朋友们聚会开心吗?”方其朗顺势搂住了胤修文的腰,他的心情的确比较愉快,甚至连赵临带给他的阴影也冲淡了不少,酒会上,包括海登省省长在内的诸多大公党的重要人物都表现出了会全力支持自己连任的意向,曾经,也同样是这些人对自己是否能胜任第三选区议员候选人的资格有着诸多质疑,而事实证明,自己才是他们最好的选择。

  胤修文不愿也不敢把遇到蒙羽,甚至遭到对方强吻的事情告诉方其朗,实际上,他也从未向丈夫提及过自己曾经的恋情,他不确定方其朗是否会介意自己以前的感情经历,但是在他看来,对方更在意的是自己是否能扮演好议员伴侣这个重要的角色。

  “当然开心了,毕竟都是些好多年没见的老朋友。他们还说我和你结婚后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怀疑你是不是把我锁起来了。所以,以后你还是多给我点自由吧,免得我朋友都把你想成了那种专制又冷酷的alpha。”胤修文撇了下嘴,对于方其朗那极强的控制欲,他有时候也是无可奈何,但是与此同时,他却又从中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方其朗少有地大笑了起来,在酒精的作用下,这个平日里不苟言笑的alpha展露出了在亲人面前才有的开朗一面。

  “哈哈哈哈,他们是这么想我的吗?看样子下次有必要让我亲自陪你去见见他们,来打破这种可笑的传言。”

  “其朗,你说你愿意陪我去见见我的朋友?”胤修文有些受宠若惊,他深知以方其朗的身份和地位,对方这辈子除了选民接待日时或许不会有机会与像自己那帮朋友一样的普通人打交道,而他也并不认为这个出入于各种高端宴席的上流人士会对平民之间没有礼服、没有敬语的聚会感兴趣。

  不过就算胤修文认为方其朗这番话很可能是酒后随口说说而已,可他还是有了一种被丈夫重视的欣喜。

  “修文,虽然我不能说你的朋友就一定也能成为我的朋友,但是我会因为你而尊重他们。其实,我只是觉得他们恐怕不会很欢迎我这个作风老派的家伙,就像你在我面前总会有点拘束,如果我在场的话,或许也会影响你们纵情享受吧?不过,只要你们都不介意,我哪里又不能陪自己的伴侣去参加朋友聚会呢?当然,酒吧那种地方我是不会去的,那里毕竟太吵了……不适合我。”方其朗语重心长地与胤修文交谈着,最近发生的这些事情让他逐渐意识到与对方多作交流的重要性。

  他和胤修文都是第一次结婚,也是第一次学着成为彼此这一生相依相偎的伴侣,伴侣之间的相处之道,他们还需要慢慢学习。当然,尽管方其朗已经认识到伴侣之间的交流十分重要,可是他依旧不打算将赵临的事情告诉胤修文,这件事情终究会解决的,如果能在不伤害到胤修文的情况下解决,这也将是方其朗最希望见到的局面。

  今晚,除了酒会上海登省政界要人的友好表态令方其朗心情愉悦之外,这件困扰着他的事情有了进展,也是他心情愉悦的一个原因。酒会开始不久,仍在平宁城的谭鸣鸿就通知方其朗,杜岩已经顺利通过林赞介绍给了赵临、目前被聘用为了对方的贴身保镖。赵临这个好色而贪婪的omega是不会放过杜岩那样优质的alpha的,这一点,方其朗并不担心,接下来,他们要做的就是等待,等待赵临在这个陷阱里越陷越深,永远也别想爬出来。

  “话说回来,其朗你在床上的作风越来越不老派了。”趁着方其朗心情不错,胤修文也大胆地与丈夫调笑起来,他伸出手搂住了对方的脖子,但是下一刻,他就想起了丈夫后颈腺体处的齿痕,很可惜,那并不是属于自己的痕迹。

  这让胤修文的心情一下就低落了下来,而这样的低落,并不是他微微含笑的眉眼就可以完全掩饰住的。

  “修文,你怎么忽然不太开心的样子?是不喜欢我那样对你吗?”方其朗敏感地察觉到了胤修文的变化,他轻轻揉了揉对方可能依旧会有些疼痛的臀*,小心翼翼地问道,说实话,他也觉得自己昨晚的行为太过激了一些,这不符合方家的家教,也不符合他一贯对自己在欲望上的克制与约束。

  “你不喜欢,以后我们就不那么做,别生我的气。”方其朗神色一敛,收起了之前那副略带戏谑的轻松模样。

  “不,我喜欢。”胤修文呢喃道,他的身体往前一倾,整个人都扑进了方其朗的怀里,接着,他把头枕在对方的肩上。

  蒙羽的话某种意义上似乎是对的,现在的自己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幸福,丈夫那隐秘的出轨行为,让他的心中充满了疑惑与不解,他一日得不到答案,心中就一日得不到安宁,然而他又如何敢去寻求答案。

  “你这样真像个小孩子。”方其朗拍着胤修文的背笑了笑,随后他抓着对方的双臂将人扶正坐好,“好了,我该去洗个澡了。你也早点休息吧。”

  “其朗,我可以去你的房间和你一起睡吗?你昨晚可答应了我的。”胤修文的身体虽然暂时摆脱了信息素缺乏症的困扰,可是内心的失落与不安让他依旧想要待在丈夫的身旁。

  方其朗虽然很想纠正胤修文,自己答应的是随时满足他的标记需求,并不是说他们得一直睡在一起,对他而言,分房睡不仅可以保留彼此的私人空间,也可以让他在不受任何外界干扰的情况下安静工作抑或是安静休息。

  然而,胤修文眉眼间淡淡的忧郁与期待却让方其朗不忍拒绝。

  “好吧。你尽管先钻到我的被窝里去吧,只是我今晚恐怕没什么精力再给你标记了。说起来,修文你今天的身体状况如何,没有出现什么不适吧?”在意识清醒的情况下,方其朗又做回了那个禁欲而克制的alpha,他看出胤修文今天的状态要稳定多了,而他从李医生那里了解到是如果患了信息素缺乏症的患者接受了完全标记,那么对方的病情至少在几天内都能得到极大缓解,甚至可以暂时停止使用抑制剂,当然具体缓解程度如何还是与患者本人的体质有关的。

  “好多了。所以别担心,今晚不需要你再继续操劳了。”胤修文其实也没有心情和方其朗寻求身体上的愉悦,怪就怪他自己不小心伸出的手刚好搂住了对方的脖子,说他小气也好,说他敏感也罢,他始终对丈夫腺体上的齿痕无法释怀。

  “后天跟我去打高尔夫吧,大哥应该也会去。他挺喜欢你的,还好他不是alpha,要不然我真要担心他会抢走你了。”方其朗忽然想到了自己后天的安排,上次胤修文想骑马,自己因为这项运动太过危险而没能让对方如愿以偿,而这一次,他或许可以好好陪对方玩玩。

  “我不喜欢打高尔夫,球那么小,又飞那么远,还不容易进洞。”胤修文挑了下眉,他心底还是想骑马。

  “好吧,到时候那里应该也有别的运动场所,你喜欢玩什么,我都可以陪你。”方其朗拍了拍胤修文的屁股,“不过你现在还是快起来吧,我的腿都给你坐麻了。修文,你最近的体重是不是又稍微涨了点?”

  所有的对话到最后几乎都难免变成方其朗对自己进行身材管理的旁敲侧击,胤修文无奈地看着这个严于律己、也严于律人的alpha,只能乖乖地在对方的催促下回房间去做一会儿睡前的平板支撑了。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