胤修文方其朗 第78章 他是你的什么人

小说:胤修文方其朗 作者:冷笑对刀锋 更新时间:2020-10-18 06:16:24 源网站:网络小说
  海登省的经济在特星首屈一指,这有赖于当年的两次平权战争它都不是平权党与政府军的主要争夺区域,因此当别的区域经济与生产因为战火遭到破坏时,这个原本寂寂无名、发展甚至有些落后的北部大陆反倒成了特星豪商巨贾的避难所,他们将资金与技术从战争区域迁徙到这里,并将它发展成了特星崭新的北部经济圈。

  而方岭之所以会在获得特赦后决意将方家本家迁至海登省,也正是看中了其巨大的商业契机,方家的辉煌不可能再从政治上开始,但是如果能够再度积累起巨大的财富,那么权势终有一日也将如影随形。方岭所创办的巅峰集团,如今已是特星举足轻重的家族企业,根据地设立在海登省的方家更是从没落的旧贵族蜕变成了新一代的财阀。

  海登省商会的主席不是别人,正是方其俊与方其朗的爸爸傅以诚,虽然他在接替方岭担任董事长以后,大多数时候都待在弦城那座深宅大院里与自己的丈夫享受悠闲而刺激的“晚年”生活,可这并不意味着他就不再为两个儿子操心。政客需要的是外界的助力,光是有钱是不可能获得选票的,所以他特意安排有意向为自己次子捐赠竞选资金的商界名流们与对方加深交流与沟通。

  这种情况下,即便不太喜欢与弟弟出现在同一场所的方其俊也只能根据爸爸的指示拔冗前往,为弟弟保驾护航。

  “贝议长之前为我接风,你怎么没来?就这么看我这个弟弟不顺眼吗?”方其朗瞥了眼站在自己身旁的方其俊,现在还没轮到他们开球。

  方其俊并没有回答弟弟开玩笑似的挑衅,只是低声问道:“你和修文最近还好吗?”

  “怎么忽然这么问?”方其朗有些好奇会对自己私生活关心的方其俊,对方以前可从不会问这样的问题,不过一想到胤修文最近才患上了信息素缺乏症,他顿时有些紧张是否是平宁城那位李医生将消息透露了出去,自己的omega都需要使用抑制剂治疗的病症的话,这对于他这个一力推行omega抑制剂限制法案的议员而言必然会产生不小的负面影响。

  “没什么。”方其俊皱了皱眉,他推了推墨镜,扭头看了眼坐在休息处喝饮料的胤修文,说道,“我只是想提醒你别因为工作忽略了你的伴侣,方其朗。”

  “你这个连伴侣都没有的伴侣单身汉有什么资格说我?父亲和爸爸早就希望你能成家了。对了,你还和那个陆宵在一起吗?”方其朗不屑地冷笑了一下,像他大哥这样强势的omega恐怕很难找到适合的alpha,而他依旧不太明白对方为什么会看上陆宵这个看起来脑袋缺一根筋的家伙,那家伙还有什么别的优点吗?

  方其朗的话立刻让方其俊面露不满,他斜睨了自己这个高傲的弟弟一眼,轻笑道:“你有伴侣,可是你了解你的伴侣吗?我和陆宵在一起又关你什么事?你作为我的弟弟,是不是管得太宽了。”

  “我怎么就不了解修文了?他一定又在吃点心了。”方其朗也转头看了眼胤修文,对方果然趁自己没注意在偷吃高尔夫球场准备的茶点,不过考虑到对方患上了信息素缺乏症,他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李医生私下对他说了让胤修文保持心情舒畅这一点非常重要。

  方其俊轻叹了一声,他深知要和像自己弟弟方其朗那样严肃古板的事业狂型alpha过日子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胤修文这些年居然能忍受对方那执拗的怪脾气而从不抱怨,也是为难了他,然而作为方其朗唯一的亲哥哥,他总不能坐视弟弟的伴侣在外面和别的alpha拉拉扯扯,当然,他并不清楚前因后果,但是他的确看到有人强吻了胤修文以及当众向对方表白。

  “其朗,有件事我觉得我还是得和你说一下。毕竟,修文这孩子我也挺喜欢的,所以我不希望他和你之间会有什么误会。”

  “到底什么事这么神秘?”方其朗故作轻松地笑了一下,他很少看到自己大哥露出这么严肃的一面,他甚至猜想对方莫非知道了赵临强迫自己的事情?这让他有些不寒而栗。

  方其俊沉吟了一会儿,他认真地看着弟弟,说道:“答应我,别对修文生气,让他好好说清楚,我相信这其间或许有什么误会。我也相信他对你的爱是真挚的。”

  “修文他怎么了?”方其朗的面色一沉,他甚至没法答应哥哥自己不会生气,因为他来不及想更多了,他只想知道胤修文身上到底还发生了什么事。

  方其俊尽可能地用委婉的言语简单地描述了那天晚上他在酒吧里看到的那一幕。

  “你确定你看清楚了?还有,你这个巅峰集团的太子爷为什么会去那种不知名的小酒吧?”方其朗思考了片刻之后,平静地反问道,他的心理素质向来过人,这自然得益于他在战场与政坛的历练。然而,方其朗的内心其实早已狂乱如麻,那种面对生死时的坦然自若在这一刻似乎失效了,他只是尽可能地保持着表面的平静,就像当初他刚被赵临强迫后那样。

  “我说过我还听到那个人叫了修文的名字。不然我也不能确定那个人居然会是修文,毕竟以你的性子,你肯定不会愿意放他来酒吧玩。”在方其俊看来,一向尊重并顺从方其朗的胤修文恐怕是不会在没有得到对方允许的情况下就去酒吧这种地方玩的,“至于我为什么要去酒吧,那只是一个偶然罢了。我又不像你需要注意自身形象,我只是个商人,偶尔去酒吧放松休闲一下,也没人会管我,你倒是要小心那些八卦小报……”

  “不管怎样,多谢你告诉我这件事,大哥。”

  方其朗摆了摆手,他不想再听方其俊说下去,而这也是他刚才在听到对方所说后所担心的,但愿没人把这件事捅给八卦媒体。随后,想起什么的方其朗立刻对兄长叮嘱道:“还有这件事,你不要告诉父亲和爸爸,我自己会处理好的。”

  “那你就好好处理吧,记着,别冲修文生气,好好和他沟通一下。”方其俊点点头,直到此时,身为omega的方其俊仍不知道自己的弟弟实际上是个有着多强控制欲的alpha,如果他知道的话,或许也不会主动向方其朗告知此事了。

  高尔夫球场是谈生意的地方,方其朗当然不会在这里解决自己与伴侣之间的问题,他冷静地完成了极为出色的开球与挥杆,最后以数个老鹰球的成绩和自己的哥哥的杆数并驾齐驱,将其他参与这次休闲赛的商界名流们远远甩在后面。

  长达几个小时的高尔夫休闲赛结束之后,方其朗一行在球场的餐厅里用了晚餐,这也是胤修文最期待的时刻。

  方其朗一改往日食不言寝不语的习惯,在这个十分轻松休闲的晚餐上,他对海登省商会愿意支持竞选自己的商人们一一表达了谢意。

  “方议员,您是军人出身,不用说,您一定支持特星重新成为r星系军事大国的,对吧?”星舰集团的王董事长爽朗地笑了起来,他已经嗅到了风声,这一次凯鲁兽星的内战或许会成为特星军备商的一个赚得盆满钵满的机会,而为了支持国会内的像方其朗这样的鹰派议员,他也是下了不少血本。

  “强大的军事力量是让特星成为r星系强国首要的因素。我们已经摆脱了帝星的附属地位,也是时候确立自己的地位了。即便不是军人,我相信在座的诸位也都希望我们的国家能够强大。”方其朗并没有直接回答对方的问题,他很清楚对方想从自己这里获得什么。

  方其俊并没有参与那些与政治相关的话题,他只是转头看向了被安排坐在自己身旁的胤修文。

  “修文。”方其俊笑着叫了他一声。

  “大哥,有什么事吗?”胤修文赶紧放下刀叉,擦了擦嘴,他已经养成在方家人面前保持体面。

  “别这么拘束,我不是你那苛刻的丈夫。”方其俊目光温和地望着胤修文,“回到海登省这几天,你还习惯吗?”

  “当然习惯了,这里毕竟也是我的故乡。谢谢大哥关心。”胤修文的神色放松了下来,在这个温和宽厚的兄长面前,他总是格外安心。

  方其俊继续说道:“说到习惯,你和其朗结婚了这么久应该也习惯了吧。其朗他这个人不太会表达感情,为人又过于严厉,很多事情都希望藏在心里。虽然大哥我还没有结婚,但是我也明白伴侣之间是需要经常沟通与交流的。你如果对我这个弟弟有什么不满一定要直接说出来,否则他这个木头脑袋可能不会明白。”

  “大哥,你为什么这么说?其朗对我很好,我什么会对他不满呢。”胤修文笑得有些勉强,方其俊说中了他心中始终隐隐作痛的地方,他仍在怀疑自己的丈夫是否真的出轨了赵临,可是他又如何对自己尚无实据的事情捕风捉影?

  方其俊拿起酒杯浅啜了一口:“呵,你对我这个臭脾气的弟弟满意就好。大哥希望你和他都能幸福。”

  “谢谢你,大哥,我们会的。”胤修文露出了感慨的微笑,就像自己母亲说过的那样,婚姻需要时间与爱情去经营,而现在,信任或许正是爱情最关键的一步,他不否认方其朗对自己的爱,却也难以否认对方或许也并不是那么爱自己,昨晚他趁方其朗睡着了又偷偷地看了眼对方的腺体处,留在那里的齿痕已经很淡了,却依旧残忍地烙在自己的心底。

  回家的车上,胤修文因为方其俊的那番话,心情又有些低落,其实自从他确诊罹患信息素缺乏症以来,他的心情就很难再像以前那样振奋,这倒不是完全因为他的病,更多的依旧是他对丈夫对自己那份爱的不确定性。

  不过今晚,胤修文发现方其朗的心情在走出高尔夫球场餐厅之后也变得消沉了不少。

  “其朗,你怎么了?今天玩得不开心吗?你不是和大哥并列第一吗?”胤修文小心翼翼地问道。

  方其朗撑着下巴望着窗外,直到听到胤修文的问话时,他这才缓缓转过了头,那双深蓝色的眼里带着一丝令人不安的审视。

  “修文,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方其朗原本想回家再说,可他终于有些忍不住了。

  “我,我能有什么事瞒着你?”胤修文反问道,他一下想到了方其俊之前与自己的对话,莫非那时候大哥就在提醒自己什么。

  方其朗正要说话,他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是幕僚官谭鸣鸿的电话,能让正在休假的谭鸣鸿在这个时候主动打电话来,一定是有什么要紧事。

  “鸣鸿,有什么事吗?”方其朗平静地问道。

  胤修文也有些好奇地竖起了耳朵,只可惜他无法从方其朗那只有着严格保密措施的手机中听到任何内容。

  接着,胤修文看到自己丈夫的面色变得异常难看,对方的眉间紧拧,神色愈发阴郁。

  “我只有一个要求,明天天亮之前,一切都处理干净。不管花多少钱,都无所谓。还有你联系一下我的大哥,他应该能帮上忙。我这边现在还有自己的事要处理,回头再说。”

  “其朗,这是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胤修文紧张地问道。

  方其朗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他一声不吭地打开了谭鸣鸿传给自己的视频,那是网上某个人的自拍,但是重点却是出现在自拍背景里的人,以及那个有些蹩脚而可笑的现代强吻示爱故事。

  “胤修文,请你告诉我,他是你什么人?”方其朗对看完视频后震惊得说不出一个字的胤修文冷冷地问道,没想到自己可以这么冷静地看完这个视频,他看到了胤修文,也看到有那个陌生人撩起了对方的t恤,然后将对方推到墙上强吻,最后再说出了那番可笑的示爱声明。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