胤修文方其朗 第79章 专制的暴君

小说:胤修文方其朗 作者:冷笑对刀锋 更新时间:2020-10-18 06:16:24 源网站:网络小说
  胤修文低着头,盯着屏幕上定格的那一刹没有说话,他并没有刻意隐瞒自己婚前的感情状况,一切只因为对方并没有问过自己而已。说实话,在得知自己要与方家的alpha联姻时,胤修文自己也不关心方其朗的情史,毕竟在他们心中,这段婚姻只不过始于两个家族的之间的利益交换,结婚双方有没有感情这件事并不重要,以及对方以前有过多少情人伴侣更是不重要。

  胤修文甚至猜想过,以方其朗的身份和地位,或许要不了几年对方就会在外面包养情人,不过那时候自己的任务也已经完成了,随时都可以结束这段政治联姻。然而胤修文没有想到,有朝一日,自己会真的爱上这个冷漠阴郁的alpha,正是因为这份有些卑微的爱意让他不敢让有轻微洁癖的方其朗知道那些属于自己的过往。

  “不想说吗?”方其朗的语气里并没有不耐烦,也并不严厉,但是却足够冰冷。

  “回去说可以吗?这里有外人。”胤修文轻声回答道,他抬起头,目光中多了些许哀求。

  “好吧,回去再说。”方其朗收敛起了冷厉的眼神,他别开头,不再接触那个会让自己心软的哀恳目光,但是他并没有再继续强迫胤修文。

  接下来的途中,整个车厢里安静得很可怕,坐在前面的司机更是大气都不敢喘。

  胤修文心乱如麻,他在想自己该如何向方其朗解释,对方虽然不是那种不讲道理的人,但是如果一旦自己在外面的行为可能会影响到对方作为政客的形象,那么视政治前途如生命的方其朗恐怕不会善罢甘休,严重的情况下,对方甚至会对蒙羽采取行动。尽管自己与蒙羽之间的感情已经成为了过去,可胤修文仍不希望对方会被自己现在的丈夫报复伤害。

  不知过了多久,汽车终于到达终点,司机稳稳踩下了刹车,将车停在了别墅外。

  方其朗看了眼明显心神不宁的胤修文,他先下了车,然后绕到胤修文坐的一侧替对方拉开了车门。

  “到家了。”在回家的路上,方其朗已经尽可能让自己的情绪平静下来,但是他的脑海里却不断地出现胤修文被推到墙上强吻的画面,他知道那是强吻,然而他依旧为此感到愤怒,只属于他一个人的omega,被陌生人吻了,而更为让他火大的是,胤修文身上留着的纹身原来与这个强吻他的家伙有关。

  胤修文钻出了汽车,他看着和往日一样为自己开车门的丈夫,一时之间更觉难以面对对方。

  方其朗一声不吭地走在前面,他打开了别墅的大门,然后摁开了客厅的灯,一时间宽敞的客厅被灯光照得如同白昼,而缓步跟在他身后的胤修文却觉得自己好像迈入了黑暗之中,这个夜晚,注定难熬。

  进屋后,方其朗并没有立刻胤修文回答自己,他径直去厨房倒了两杯水放到茶几上,平时这样的事都是胤修文在做。

  “喝点水,慢慢说。”方其朗意识到自己在车上的态度可能吓到胤修文了,身为强势的alpha是不应该去欺凌omega的,这一点方其朗时刻谨记在心,所以他也努力地让自己的愤怒不要再像那个晚上那样爆发出来。

  胤修文缓缓捧起杯子喝了一口,他仍有些不敢接触方其朗的目光。

  “其朗,你是不是很生气。对不起,我给你添麻烦了。”

  一听到胤修文这句话,方其朗这才嗤笑了一声,他的omega似乎没搞清楚自己生气的原因。

  “作为你的伴侣,看到你被别人轻薄,我当然会生气。不过,并不是因为你给我添了点麻烦的而生气,这一点,你必须明白。”方其朗跷起了二郎腿,他必须找个舒服的姿势让自己的心情也稍微缓和一些。

  “说说吧,那家伙到底是谁。他不知道你是我的omega吗?”

  胤修文苦笑了一下,有些事终究是瞒不住了。

  “他是我以前的男友。”

  方其朗眉间微微一拧,几乎是立刻问道:“他标记过你吗?我是说,他给你过你完全标记吗?”

  “没有,他没有对我进行完全标记。”胤修文摇摇头,在没有确定这段感情真的可以持续下去之前,大多数omega都不会选择被alpha完全标记,因为完全标记对于omega而言即是他们将自己完全交给了alpha,从此给自己的身体戴上了一把无形的枷锁,那时候胤修文仍作为一名矿源探测师在工作,而这份经常需要翻山越岭、一连数月扎根在人迹罕至的地区乃至边缘星球上的工作也决定了他需要极大的自由。

  在听到胤修文的回答后,方其朗紧拧的眉宇已经稍微舒展开了。

  “你说去和朋友聚会,就是为了和这位前男友叙叙旧吗?其实你可以直接告诉我,我不会因为这种小事而生气。”方其朗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神情看起来既傲慢又不屑,当然这份傲慢与不屑都是针对蒙羽的,毕竟在他看来,这家伙完全无法与自己优秀的alpha相提并论,胤修文就算只用脚趾头思考也应该明白自己才是他最好的选择。

  “不是的!我没有想过他会来,我要是知道他会来,我可能就不会去了。”胤修文赶紧看了眼方其朗,他可不敢随便把丈夫的话当真,对方就差没把我很生气四个字写在脸上了。

  “的确,你们这种关系应该避嫌。”这一次,方其朗并没有故作大度,事情已经发生,他希望可以给胤修文一个警醒。

  “不过……我很纳闷的是,他为什么要吻你?还有,你身上那个蜥蜴纹身是因为他才留下的吗?修文,这就是你放不下的过去吗?”方其朗不打算继续拐弯抹角,最让他介意的当然是自己的omega被其他人轻薄,以及自己的omega身上还留有属于别人的记忆。

  “我也不知道,他应该是喝醉了。这家伙以前就像个小孩子似的,要什么就一定要得到,真是拿他没办法。我也是怕你不高兴,那天晚上回来才没有说。”胤修文又垂下了头,他实在很难为蒙羽的行为辩护,现在只能祈祷方其朗别和对方过多计较。

  “你有他的联系方式吗?”方其朗忽然问道。

  胤修文紧张地看向丈夫:“我早就把他删除了,我真的和他没有联系了。”

  “别紧张,我只是想稍微给他个警告,对了,他叫什么来着?”方其朗看出来胤修文有意包庇那个alpha,这让他的心中又开始生出了诸多不满。

  “其朗,算了好吗?我发誓,我以后不会再见他了。”胤修文只是单纯地不希望这件事继续发酵下去,对他而言,这只是一个可笑的意外事故,而自己是不可能和蒙羽之间再发生什么的。

  但是对占有欲与控制欲都极强的方其朗而言,他无论如何都不会轻易放过那个敢碰胤修文的家伙,至少他必须让对方知道自己的存在、以及胤修文是他以后一辈子都不能再触碰的omega。

  “不行。马上把他的联系方式告诉我。你一定可以问到他现在的联系方式,对吧?”方其朗语气坚决,毫不退让。

  胤修文无可奈何,这件事是他引起的,最终也必须由他来解决。

  在通过秀哥要到了蒙羽现在的联系方式之后,他只能祈祷方其朗不要做得太过分。

  “你以为我要给他打电话吗?他不配。”方其朗不屑地将胤修文转发给自己的电话号码发送给了谭鸣鸿,在特星每个人的信息几乎都与电话号码绑定在了一起,只要有一个电话号码,通过政府信息采集部门的查询网络能很容易查清楚对方的身份背景也。警告蒙羽这样的事情,方其朗当然不会为了这种事情亲自出面,但是他却不介意让蒙羽的上司替自己好好警告对方一顿,如果对方以后还敢随意踏入自己的禁猎区,那么就不是像这次的警告这么简单了。

  胤修文无话可说,与此同时,他也意识到了自己的丈夫在某些事情上似乎比自己想得还要小气,而且……可怕。

  “好了。我会让人警告这个叫蒙羽的alpha,相信他以后再随便亲吻别人的omega前会好好考虑一下他是否承担得起这个后果。”方其朗放下了跷起的腿,他双手紧扣,身体往前一倾,靠近了坐在自己对面的胤修文,“但是事情还没完,修文。”

  “我很抱歉。”除了向丈夫道歉外,胤修文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毕竟事情已经发生了,而且他的确也欺瞒了方其朗,至于这件事会在网络上被发酵,那更是他始料未及的。

  “修文,虽然这件事不是你主动造成的,可是我也说过,既然你选择成为我的伴侣,你就必须得注意自己的形象。酒吧那种混乱的场所,我早就劝过你别去,可你却偏要去。所以,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尤其是在我完成下一次连任竞选之前,我希望你可以尽量减少外出的次数。至于健身与锻炼,回头我们把平宁城家里的地下室收拾出来,再买一些健身设备,你可以让教练上门为你服务。购物的话,你也可以通过网络订购,不必自己辛苦出门。必要的话,我们也可以雇佣一个专门的家政人员。”

  胤修文难以置信地看着方其朗,对方那双深沉的蓝眸里没有丝毫说笑的意味。

  “其朗,你这是要对我进行禁闭惩罚吗?”

  方其朗笑了一下,他握住了胤修文的手,语重心长地说道:“我只是希望在我即将竞选的下一个阶段,你可以多为我着想一下。这件事发生后,少不了会有八卦媒体会跟踪你,你自己也会觉得不方便的。我也不是完全禁止你出门,只是不必要的聚会就不要去参加了,当然,如果是像秦议员伴侣那样的人如果约你出门,我还是很乐意让你多和这些上流人士交往的。”

  “难道我的朋友们在你眼里都是些不入流的人吗?!我已经为你放弃了很多,你难道连我最后的自由都要剥夺?!”胤修文眼底终于有了怒意,这件事他有做得不对的地方,可方其朗的反应却有些出离过分。

  “我没有那么说,我相信你选择朋友的眼光,但是作为我的伴侣,你是不是也应该稍微考虑一下我的感受,因为这件事,你以为别人不会在背后嘲笑我连自己的omega都管不住吗?还有,我只是建议你减少外出而已,我也不可能随时守在你身边,你真要出去,我也管不住。”方其朗没想到胤修文居然会突然向自己发火,他那个听话驯服的omega看样子真的是变了。

  “你真的很专制,方其朗。”胤修文扭开头,无可奈何地苦笑了一声,他甚至想方其朗果然不仅仅只是长得像那个暴君。

  “你在怨恨我吗,修文?”方其朗松开握住胤修文的手站了起来,他居高临下地看着自己的omega,那双冷酷的眼就像一柄利剑,仿佛要刺穿对方的身体,“还有,你身上那个纹身,我不允许它再继续存在。你自己找个时间去把它洗掉吧。”

  “你在发什么疯?!纹身在我身上,为什么要你来允许它的存在?!”哪怕是知道方其朗可能在吃醋,胤修文还是因为对方这过于专制霸道的作风而感到愤怒。

  “作为一个有教养、体面的上等人,你身上就不该留这种东西。”方其朗绝不会承认自己是不想一看到那个纹身就联想到自己的omega曾有过别的alpha,他冷冷地一番说教,高高在上的态度,傲慢而冷酷。

  “我从来都不是上等人!”胤修文猛地站了起来,他头也不回地走上楼,将自己的房门重重摔得一声闷响。

  方其朗站在原地,他并没有试图去挽留胤修文,只是默不作声地拿起杯子喝了一口水之后,这才转头看向了空荡荡的楼梯。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