胤修文方其朗 第82章 噩梦一场

小说:胤修文方其朗 作者:冷笑对刀锋 更新时间:2020-10-18 06:16:24 源网站:网络小说
  “你也不早说要出来吃,我就不做那么多菜了,整整一桌呢。”虽然知道方其朗不喜欢在开车的时候说话,可胤修文还是忍不住想和对方说点什么,从昨晚到今天,方其朗都给人一种怪怪的感觉,对方一改往日的强势与专制,很明显地在强行克制着某种情绪,这种感觉反倒让人心生不安。

  “我也是临时起意,毕竟我们很久都没在外面过过二人世界了。”方其朗瞥了眼定位导航,把车转了个弯径直开进了岔路。

  胤修文好奇地打量着窗外陌生的街景,他记得若望市最有名的餐厅酒店似乎都不是往这个方向去的,按照方其朗的品味,对方就算带自己出去用餐,也一般是挑选市中心最豪华的酒店或者餐厅,难道对方也知道自己其实不喜欢去那种大酒店转而打算带自己去美食街吗?早知道自己就换身t恤牛仔裤了。

  “其朗,怎么你这是打算带我去吃路边摊吗?”胤修文想起平宁城那个闷热的夜晚,他和方其朗在路边的面摊上各自吃了一碗热气腾腾的豚骨拉面,虽然吃的东西很简单,但是他却觉得非常幸福,或许幸福本就是这么简单,如果,这种简单的幸福能一直持续下去就好了。

  “今晚想吃什么,都由你说了算。不过,在那之前,我们先把该做的事情做了。”方其朗把车停在了一个修建在街边某栋建筑旁的露天停车场,拿起手机拨了一个电话之后又很快挂掉。

  “什么该做的事情?”胤修文一时没弄明白,他往窗外看了眼,寂静的街边是一栋外观具有抽象风格的五层独立建筑,建筑外层镶嵌着几个硕大的saga语文字,那是过去帝星与特星上流贵族们才会学习的古老文字,这似乎就是方其朗要带自己去的地方。

  “下车吧,修文。”方其朗卓有风度为胤修文打开了车门,在自己的omega面前,他也并非总是那副高高在上的模样。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胤修文抬头仰望着这栋奇怪的建筑,也就在这个时候,他的手腕被方其朗抓住了,这让他稍微吃了一惊,因为丈夫平时在外面可从不会像这样亲密地牵自己的手,而更为奇怪的是,对方的掌心似乎沾满了汗水。

  “这是我平时在若望市保养护理身体的会所。”方其朗拉着胤修文,不由分说地就带对方往里面走去。

  胤修文虽然知道方其朗一直都有保养皮肤的习惯,但他却从未来过这种地方,毕竟保养皮肤什么的与他这个习惯了餐风露宿、风吹日晒的矿源探测师实在格格不入,不过,他倒是可以理解身为政客的丈夫会特别重视形象。

  胤修文刚和方其朗进入会所里面,电梯里匆匆走出一群人,然后朝他们迎了上来。

  “方议员,您来了。”为首的女性穿着一身干练的职业装,而她身后则跟了几名会所工作人员,他们身上都穿着印了与建筑上saga文一样的文字。

  “许经理,让你们久等了。”方其朗仍紧紧地拉着胤修文,笑着说道,“这位就是我的伴侣胤修文先生。”

  许经理立即友好地向胤修文伸出了手:“胤先生您好,欢迎您来星之海,我们一定会全心全意为您服务”

  胤修文并没有接受这位许经理的好意,他带着一丝疑惑地转头看向了方其朗,冷静地问道:“其朗,这是怎么回事,你给我预约了什么服务吗?”

  这时候,胤修文的心里隐隐已经察觉到方其朗想要对自己做什么,然而,他的内心却拼命祈祷千万不是自己想的那样。

  许经理正要说话,方其朗却抬手阻止了她,有些话,他必须亲自对胤修文说。

  方其朗松开了胤修文的手,又轻轻扶住了对方的肩膀,他认真地凝望着胤修文那张充满了怀疑与不安的面容,尽可能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充满了温柔与体贴。

  “修文,为了我,今天咱们就把那个纹身洗去好吗?放心,这里的工作人员都很专业,保证不会很痛,也不会留下疤痕,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等你洗好纹身,你要什么奖励都可以。”说完,方其朗立刻紧盯住胤修文,他的掌心又开始出汗了。

  “难怪你今天对我这么温柔,原来是打定主意带我来洗纹身。”胤修文并没有像方其朗以为的那样怒不可遏,他唇角一扬,自嘲地笑了笑,“奖励?其朗,我只想得到你的尊重而已,这很难吗?”

  “修文,这件事与是否尊重你无关。你必须认识到你留着这个纹身就是错误,要不是你还留着它,或许蒙羽也不会误会,更不会对你做出那种轻薄的举动,你明白吗?”方其朗一提起纹身,一提起蒙羽目光就变了,他就是不想自己的omega身上留着前任的痕迹,仅此而已。

  胤修文缓缓推开了方其朗扶在了自己肩头的手,他环顾了一眼朝自己围过来的工作人员,看样子他们早就有所准备。

  “看来我不洗掉这个纹身,今晚我是不能离开这里了,对吗?”胤修文的神色彻底冷了下来,他的心也跟着变得冰冷。

  “胤先生,您误会了,没有人能限制您的自由,只是方先生已经将定金都交付了……”许经理急忙解释,她可不想事后收到胤修文的律师信,她原以为方其朗什么都和对方说好了,看样子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

  “是的!今晚你必须把纹身洗掉,这也是我这个丈夫对你的请求。别忘了,后天我们还要回胤家去看望母亲,早点把事情解决了不好吗?”方其朗狠了狠心,语气斩钉截铁,甚至不惜用胤修文的母亲威胁对方。

  胤修文怔怔地看着对自己威逼利诱的丈夫,对方的严厉与温柔都还历历在目,可面前这个神色冷酷的alpha却显得那么陌生。

  “也是,要是我不能带你一起回去,恐怕又得被我父亲一通说教,怪我没能哄得你欢心吧,说不定还会迁怒母亲没教出个听话懂事的omega。”胤修文垂下眼,一声低笑。

  “修文,你!”方其朗听出了胤修文言语中深深的怨恨,对方不仅怨恨他的父亲,或许也已经开始怨恨自己。

  胤修文随后抬起头,他不想再在方其朗面前流露出软弱的一面:“洗吧,现在就洗。不过我只有一个要求。”

  “什么要求?我都可以答应你。”方其朗赶紧回答,他下意识地以为胤修文会借机想自己寻求更多的标记、或是更多的陪伴,这些他以前因为忙于工作以及自律的性格而无法满足胤修文的,现在他都可以答应,只要让一切回到正轨。

  胤修文舒展着眉眼,露出了方其朗熟悉的温和笑容:“放心,其朗,你知道我向来都不会勉强你做你不想做的事情。我只是希望一会儿洗纹身的时候不要使用麻醉药品,因为我想感受一下一个人珍视的回忆被毁去的时候会有多痛,或许那样,我就能像你说的那样把过往的回忆深深地记在脑海里了。”

  说完,胤修文转身面向许经理,说道:“现在就带我去洗纹身吧,别浪费了方先生的定金。”

  一切比方其朗想象得要顺利,但是他却无论如何也开心不起来,胤修文的顺从只是在表面上而已,对方是真的在怨恨自己了。可是他作为丈夫不想看到自己的伴侣身上留有别人的痕迹又有错吗?这小子甚至在外人面前叫自己方先生!这是要和自己划清界限吗?!

  方其朗心里觉得委屈,当然,他那张冷峻的脸上却不会因此流露出丝毫受了委屈的神色。

  他不时担忧地抬头看一眼躺在医疗床上、脱掉了上衣正在接受激光清洗纹身的胤修文,因为对方的坚持,会所的工作人员只能在没有使用麻醉药物的情况下用医学激光枪对方灼烧掉那只小蜥蜴。

  就目前特星的技术而言,激光清洗纹身以及疤痕的技术已经十分成熟,一旦配合上局部麻药,顾客就可以在只有极小痛楚的情况下让自己的皮肤获得新生,所以几乎没有人会选择不使用麻药接受激光治疗,除非……这人是想自虐。

  在工作人员看来,痛得满头大汗、牙关紧咬的胤修文就是在自虐。

  “胤先生,如果您太痛了,可以说一声,我们随时可以为您用药。”因为胤修文已经痛到身体不自觉地颤抖,这让工作人员的操作难度也变高了不少,激光清洗的原理是通过破坏表皮来促进新的肌肤生长,以便达到覆盖之前肌肤痕迹的效果,如果破坏了正常的皮肤,反倒会留下不必要的疤痕。

  看着那只碍眼的小蜥蜴一点点地从胤修文的侧腹消失,方其朗心里那强烈的控制欲终于得到了满足,但是闻到空气里那股皮肉烧焦的气息、以及看到胤修文那么难受,他却又气又心疼。

  “修文,别逞强了。”方其朗觉得不能再继续纵容胤修文和自己赌气了,他站起来,径直一把将胤修文紧紧抓住床沿的双手摁住,然后以命令的口气对工作人员说道,“赶紧给他用麻醉药。”

  “方其朗,你放开我!我都答应洗纹身了,其他的事不用你管!”即便在空调屋里,胤修文也已经痛得汗流浃背,他抬头死死盯着牢牢将自己摁在床上的方其朗,即便到了这个时候,对方还是那么霸道专制。

  “闹脾气也该有个限度,你的身体是属于我的,我不许你再伤害自己。”方其朗的语气并不严厉,但是为了压制住不断挣扎的胤修文,很快他就主动释出了自己楠木气息的alpha信息素,这是对付omega最好的方式。

  只眨眼工夫,胤修文就没力气挣扎了,即便没有绳子绑着他,在那股强势的alpha信息素压制下,他的身体逐渐瘫软了下来。

  工作人员急忙趁机上前为在胤修文汗液涔涔的侧腹部位注射了一阵局部麻醉剂。

  胤修文前所未有地感到了无力,虽然肉体的疼痛几乎是在瞬间减轻了,可是他的心却刺痛得更加厉害。

  “很快就好了,修文,你把这一切当作一场噩梦,醒来就没事了。”方其朗拉着凳子在胤修文身侧坐了下来,他握住对方因为疼痛而痉挛的手掌,温柔地替对方按摩揉搓。

  胤修文疲惫地闭上了眼,低声呢喃道:“其朗,你不明白吗,这场噩梦醒不来了……你为什么非要这样伤害我?”

  “我只是希望你是纯粹属于我的!属于我方其朗的!什么蒙羽,什么别的alpha,都不能染指你!”方其朗低声咆哮了起来,他表现得有些口不择言,可这也是他内心最真实的想法,胤修文的状态让他愈发不安,他也不能再只顾及自己的颜面而吝于表达自己真正的想法了,哪怕,这些话他之前的确说不出口。

  “修文,别和我怄气好不好,我知道我强迫你不对,可是我真的忍受不了你身上的纹身和别人有关。我会补偿你的,你要什么我都给你。”方其朗的语气逐渐软了下来,这也是他安排好的一环,必要的示弱如果可以安抚这个不知为什么格外焦躁敏感的omega的话,他也并不介意如此。

  “可我什么都不想要了。”胤修文的唇角缓缓勾起,他连眼睛都没睁开,却能想到方其朗深邃的眼中该是多么诚恳与殷切。善于演戏的政客总能将假象做得最为逼真,胤修文感到自己已经无法信任这个腺体上曾留着其他omega齿痕的alpha,甚至也无力再去爱这个专制而冷酷的alpha了。

  自己也是时候醒来了,从那场不合时宜的幸福幻梦之中,那终究是一场注定要破碎的梦。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