胤修文方其朗 第89章 冷战仍在继续

小说:胤修文方其朗 作者:冷笑对刀锋 更新时间:2020-10-18 06:16:24 源网站:网络小说
  以往,胤修文每次去方家本家总觉得有些不自在,因为那里有太多的规矩,哪怕是已经足够自律的方其朗本人在他双亲面前也总是表现得小心翼翼,生怕会惹得他父亲方岭不悦。在胤修文心目中,方其朗的父亲方岭简直就是一个如同大魔王一般的存在,至于小魔王是谁,那自然是方其朗这个有样学样的家伙。说来也是奇怪,方岭的伴侣、也是方其朗兄弟的爸爸傅以诚倒是个温柔又慈爱的omega,丝毫看不出和方家这些高傲阴沉且严谨自律的alpha生活在一起。

  胤修文曾以为有朝一日自己或许会像傅以诚那样,在习惯与忍受方家alpha的臭脾气的同时,也能保持着自己的本心,可现在看来,这恐怕很难了。虽然胤修文还没想好什么时候和方其朗摊牌,但他隐隐感到自己与方其朗的婚姻已经出现了无法弥合的裂缝,或许等到自己为方其朗的事业尽完最后一份力、让这位为了政治前途,不惜与自己这种淫荡下贱的omega“委曲求全”的alpha安稳连任之后,那就是离开对方的最好时机。

  “辛苦了,修文。这段时间你陪着其朗到处跑,一定累坏了吧。omega可要注意好好休息,我们的信息素很容易紊乱的。”简单的午饭结束后,傅以诚饶有兴致地坐到了胤修文身边,至于方其朗,他则去了方岭的书房向对方汇报自己这些日子来的工作情况,虽然方岭早已不问世事,更将方家最大的产业——巅峰集团交给了伴侣与大儿子打理,可是作为方家本家最后的一任家主,他依旧希望方其朗能够让这个曾经在特星政坛上英杰辈出的家族重振辉煌。

  胤修文不打算将自己罹患信息素缺乏症的消息告诉傅以诚,除了他认为没必要过多地博得他人的同情与怜悯之外,他也为自己的丈夫稍微做了些考虑。很显然,如果傅以诚一旦知道了这件事,方其朗恐怕会被这位待人温柔有礼,遇到正事时却十分严肃的爸爸骂个狗血淋头,到时候,要一直与方其朗那张臭脸相对的人可是自己。

  “爸爸,谢谢您的关心,我平时也就做点家务,根本谈不上累。倒是其朗的工作很繁重,休会期也没见他好好休息下,都在忙着各种应酬和远程会议。”胤修文笑了一下,嫁给方其朗四年以来,他好像真的就没好好与对方一起享受过二人世界,这个遗憾,看来是要留一辈子了。

  傅以诚无可奈何地抬了抬眉,感叹道:“没办法啊,他既然选择了要从政,那么要在政坛站稳脚跟就必须花费大量的精力乃至金钱,方家也只能在金钱上给他提供一些帮助。对了,其朗的提案好像又被驳回了吧……难怪他这次回来心情不太好的样子。”

  胤修文没法直接告诉傅以诚,方其朗心情不好是因为自己这些日子一直在和对方闹矛盾,所以他只能苦笑着点了点头。

  不过听了对方的话后,胤修文也意识到方其朗平时除了要面对自己这个不听话的omega不断找麻烦之外,外面给他找麻烦的人也依旧是一大堆吧,也难怪对方常常一天下来也见不到一个笑容,也不知道对方去找那位赵临议员会不会是觉得和志同道合的人在一起会更轻松一些呢?毕竟他对政治的事情一窍不通,而自己卑贱的身份也只不过是他人的笑柄,又怎么会为方其朗的事业产生丝毫助力。

  看到胤修文只是苦笑点头,傅以诚难免会以为他受了方其朗的气:“修文,说实话,我真的很感谢你一直替我照顾其朗。他在认识你之前,从没带过一个omega回家,我一度以为他对omega不感兴趣,我甚至怀疑过……他喜欢会不会是alpha或者beta。”说到这里,傅以诚自己都忍不住笑了起来,不过他的确认真想过,如果当初他们安排相亲的对象是alpha或者beta,方其朗很有可能也会和对方结婚,毕竟这孩子在事业的执着远远胜过对感情的追求,而且极强的自律性也让他的确在情感能力上有所缺失。

  “他可能只是单纯对所有工作之外的东西都不太感兴趣。”胤修文也跟着笑了,但是他的心情无论如何也愉快不起来,因为只有他自己才知道方其朗现在对自己早就没兴趣了,要不是自己生病,对方或许依旧会像施舍那样对自己进行标记。不过,方其朗应该对赵临很有兴趣,虽然当着自己面的时候,他总是一副与赵临话不投机的表情,可是背了自己,他竟愿意让对方啃咬腺体。这已经足够证明,赵临在方其朗的心中恐怕有着特别重要的位置,就更别提他送出取的黑天鹅袖扣又代表着怎样的意义了。

  一想到赵临,胤修文就觉得心口隐隐作痛,以至于那天他在楼梯的转角处听到方其朗与林赞笑着提及赵临这个名字时,他竟急忙转身离去了。这也是胤修文第一次感到自己这么脆弱,区区一个名字,都足以撕裂他的心,太爱一个人,最后伤的终究是自己。

  傅以诚继续说道:“不过其朗比他那暴躁的父亲还是强多了,他知道该怎么控制自己的情绪,虽然在照顾人方面的确不及他哥哥那么贴心,但是人品还是值得信赖的。修文,爸爸给你说这些,不是要让你对我这儿子逆来顺受,只是希望你们之间能在了解的基础上相处得更为融洽,如果他欺负你的话,不管什么时候你给我打电话,我一定第一时间帮你教训他。”

  傅以诚的话让胤修文很感动,但是也仅限于感动罢了,他不可能因为自己丈夫出轨的事情而求助对方的长辈,这并不会有助于解决问题,甚至有可能会起相反的作用。

  聊天结束之后,傅以诚就回房去休息了,胤修文百无聊赖地在客厅看了会儿电视,方其俊据说要晚上才能回来,不然他倒是可以与这位友善的大哥再聊一会儿。方其朗去了方岭的书房就一直没出来,胤修文想对方或许正因为最近工作上的困扰在与父亲大倒苦水吧,毕竟平日里,对方并不会向自己倾诉工作上的不愉快,这或许是因为方其朗不想让自己瞎操心,也可能因为对方觉得自己不值得信任吧。

  最后,胤修文干脆回了卧房,而这时候他倒是有些想念平宁城那个只属于自己一个人的房间了。

  这几天,胤修文觉得自己的病情又有点反复,信息素缺乏症的表现每个人都不一定相同,但是唯一确定的是,在omega患上这种病之后,他们会比平时面对敏感期时更为渴求alpha的信息素。正常的omega在敏感期时只要接受过一次完全标记、以及配合临时标记,便可以很轻松地度过这个难熬的阶段。患病的omega虽然不至于每天都需要alpha的完全标记,但是在不使用抑制剂的情况下,他们的确会出现对alpha信息素的强烈渴求,而这种渴求是抑制剂都有可能无法压制的。

  前两天密集地接受了方其朗的标记之后,胤修文差点都忘记自己还得了病,他从行李箱里找出了带来的抑制剂,还剩下四天的用量,如果按照每天三针算的话。他事后也问过李医生,这个病到底怎么才能快些治愈,可对方表示目前只有抑制剂或者信息素摄入这两种方式可以缓解,以及通过长时间的alpha信息素大量摄入之后,病症会逐渐减轻再到痊愈,不过那需要一段比较长的时间,而目前唯一可能有效的根治方法则是让omega清洗腔体,去除原有的alpha标记,可这样不仅会给omega的身体带去不必要的伤害,也会对相恋或者已婚的omega造成巨大的精神和情感上的压力,甚至会导致一些伴侣就此感情破裂,所以,基于前些年国会通过的一项ao婚姻保护法案,特星的所有医院都不会对已婚的omega进行清洗标记手术来治疗信息素缺乏症的。

  胤修文当然也没奢望自己能马上就能治愈这个病,他甚至已经有了还得花上不少时间才能与方其朗离婚的心理准备。

  在彻底清洗标记、恢复自由、以及恢复健康之前,胤修文还是必须依靠抑制剂来控制这个令自己随时都可能情*涌动的病症,至于标记……胤修文暂时不再去想,因为他很怕自己会沉湎在方其朗对自己的虚情假意之中,更怕自己的身体会沉溺于欲望之中,最终难以逃脱对方温柔的陷阱。

  注射了抑制剂之后,胤修文就上床午休了,他自觉裹着凉被滚到了床边,给不知什么时候会回来的方其朗留出了大半张床,这也是他在向丈夫宣告——冷战仍在继续。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