胤修文方其朗 第94章 无礼至极

小说:胤修文方其朗 作者:冷笑对刀锋 更新时间:2020-10-19 04:27:40 源网站:网络小说
  胤修文再次醒来时已经是上午九点,他起床之后,第一件事就是为自己再注射一针抑制剂,以免又出现昨晚那种突发情况。接着,换上居家服的胤修文来到客厅打算自己做点吃的,不过,他随即瞥到了自己落在地板上的手机。

  方其朗在早上的时候总算回了自己的电话,但那时候自己已经不需要对方了。

  胤修文神色冷漠地一条条消除掉了方其朗的来电信息,然后简单地给对方发了一通简讯告知自己没什么事。

  直到此时,胤修文依旧相信方其朗是关心自己的,只不过对方的关心更像是履行工作中某一个特定环节,他已经不愿再去多想方其朗对自己这份关心里是否还带着别的用意。

  就在胤修文正要放下手机之时,一通未知来电响了起来,根据来电提示,这是若望市的号码。

  若望市对胤修文而言,无疑是他人生之中的第二个故乡,他脱离胤家来到这里,靠着辛苦的兼职总算完成了大学学业,也在此期间认识了秀哥琴姐这些值得一生信任的友人,甚至他人生中第一段感情也是在这里开始的。

  “喂,你好,哪位?”胤修文没有想太多,很快接起了电话。

  电话那头的声音果然来自他认识的人,不过,这个人却是让他与方其朗之间爆发了冲突的蒙羽。

  “修文,你丈夫可真不愧是有权有势的政客!他一句话就让董事长将我从辛苦奋斗了几年的公司里辞退了!就因为我吻了你吗?你到底还添油加醋地在他面前说了什么?现在业内的公司都不敢接纳我,我知道是我不该痴想妄想还能与你再续前缘,但是你们也不必如此赶尽杀绝吧!”

  “你说的这些我根本就不知道!你上次的行为的确让我丈夫很生气。我知道他是找人警告了你,可我并不知道他会做得这么过分。”胤修文的心情再度变得烦躁起来,他就该知道方其朗这个小气鬼绝对不会只是警告一下蒙羽就会罢休。

  “那你现在知道了?!修文,看在我们以前是情侣的份上,让你丈夫高抬贵手吧。我高攀不起你!是我眼瞎,以为你还和以前一样,是个干净纯真的omega。”蒙羽愤怒的言语里极尽讽刺,他只是不甘自己辛辛苦苦拼搏而来的事业,竟被别人一句话毁去,而这个人还是自己昔日伴侣的现任丈夫。

  “明明就是你自己酒后失态,你有什么资格对我生气?!我是什么样的人,从来都用不着你来下定义!你有证据证明你被辞退和我丈夫有关吗?!难道就不会是你自己做得不够好,得不到董事长赏识吗?!还有,请你以后不要再用陌生号码拨打我的电话,否则我会向民事法庭提起骚扰控告!”胤修文愤怒地对蒙羽提出了一连串反问之后,随即就挂掉了对方的电话,并将电话号码一并拉黑。

  将电话丢开之后,胤修文的心口都被气疼了,他觉得自己才是瞎了眼,怎么会爱上蒙羽这样自私又刻薄的alpha。

  这一段在胤修文心中曾是最纯粹的感情,终于在此刻碎成了一地荒唐。

  方其朗原本打算让谭鸣鸿回家替自己看看胤修文是否好些了,不过在他刚达到军事委员会的会议室时,他的手机就收到了胤修文报平安的短讯,虽然他想关心下昨晚对方到底怎么了,可随着总统等政要员陆续入场,他也只能乖乖地关掉了手机,交给工作人员保管。

  这场将可能对国会产生重要影响的军事国防研讨会就如方其朗所想的那样冗长,直到下午一点,来自军方的参谋长仍在力陈要害,希望说服在座的军事国防委员会成员能同意对凯鲁兽星动武,不过委员会内来自平权党的议员们却认为特星不该轻易干涉他国内政,以及饱受战火之苦的特星不应该再自己去卷入这些麻烦之中,给纳税人造成不必要的负担。

  双方的意见僵持不下,而老谋深算的盛总统依旧不愿介入其中,在大家都将目光投向他时,这位被视作温和妥协派的alpha总统沉思了片刻之后,只说了四个字:“先吃饭吧。”

  在等待国会餐厅将定制快餐送到会议室时,不少政要议员们上厕所的上厕所,出去抽烟的抽烟,从昨晚凌晨到现在,大家都被接二连三的会议折磨得疲惫不堪,即便是精力充沛的alpha们也不得不感慨这是一件苦差事。

  方其朗也来到了会议室外的走廊上,虽然在开会的时,他的全部精力都放在会议的议题上,可是休息时间,他却没有忘记身为丈夫的职责,他找工作人员要回了自己的电话,又看到了好几个来自胤修文的未接来电。

  “修文,你刚才又给我打电话了,是有什么事吗?还有,你昨晚那个时候怎么给我打了那么多电话,是不是你有什么不舒服?”方其朗带着些许歉意地对电话那头的omega说道。

  正打算换了衣服去健身会所办卡的胤修文倒是没想到这时候能接到方其朗的电话。

  “嗯,你在忙吗?一直没人接听。昨晚我是有点不舒服,不过现在已经事了,你不必过多担心。”胤修文当然必须隐瞒掉自己找裴闻东寻求帮助的过程,他可不想让裴闻东成为第二个蒙羽。

  听到胤修文还算精神的声音,方其朗在电话中稍微松了口气:“这就好。那你刚才给我打电话是为了什么呢?我一会儿还要继续开会,手机不方便接听电话,有什么你就赶紧告诉我吧。”

  胤修文眉间轻轻皱起,他虽然在与蒙羽的通话中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袒护自己现在的丈夫,可是他也并不希望方其朗用卑鄙的手段去找蒙羽的麻烦,过去的事情让它就这么过去不就好了吗?

  “其朗,那个……蒙羽好像被他们公司辞退了,而且业内的其他公司也不接收他,这不会是你做的吧?”

  方其朗在听到胤修文的话后,面色顿时一沉,他原本是因为关心胤修文才会在这种紧要的时候还不忘给对方回电话,可他没想到,胤修文开口提到的竟是那个胆大妄为的家伙,而且对方似乎是为了蒙羽说情才来电话的。

  “难道你认为我是会和那种跳梁小丑斤斤计较的人吗?以后别在我面前提起他的名字,你的纹身也洗了,你应该彻底忘掉他了!他会被辞退,是他自己的问题,与我有什么关系!”

  “可是你之前的确向我要了他的电话,也说过你要找人警告他。”胤修文不想和方其朗玩文字游戏,对方在政商界的影响力有多大,他应该比自己更清楚。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在质疑我的行为吗?!修文你到底是谁的omega?!你这是打算袒护那个轻薄你的家伙吗?这种举止轻浮放荡的人不被上级信任也是应该的!”方其朗有些生气了,胤修文的言语明显是在替蒙羽质问自己。

  胤修文苦笑了一下,方其朗总是在自己的事情上格外专制霸道,完全不考虑自己的感受,蒙羽和他之间毕竟还有秀哥那些共同的好友,如果是因为自己将他逼到窘境,那么以后他们共同的朋友们又会怎么看自己?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希望你别再和蒙羽计较,他已经知道错了,今天早上他给我打了电话,他向我表示了歉意,也说清楚以后不会再骚扰我了,也希望你能网开一面,高抬贵手放他一马。”胤修文终究是温柔善良的,他不愿伤害任何一个人,哪怕这个人也曾辜负了自己。

  方其朗看了眼又开始陆续进入会场的政要们,压低了声音强硬地说道:“我现在没空搭理他,还有,你也不许再随便和他联系,别让我在工作之余还要为了你和前任那些破事操心好吗?!”

  方其朗的话音刚落,还没等到胤修文的回答,对方就已经挂断了电话。

  这也是他第一次在通话时被胤修文提前挂断。

  方其朗满面愤恨地盯着自己的手机,要不是身处国会大厦,他大概会毫不犹豫地将手机摔到地上,摔个粉碎。

  胤修文这样的行为简直无礼至极!而对方居然还主动为那个胆敢无耻触碰自己omega的蒙羽说情,难道是自己对他的警告还不够多吗?!该凶的也凶了,该哄的也哄了,为什么胤修文还是不听话呢?!

  “方议员,请去用餐吧,就差您了。”工作人员好心地提醒道。

  方其朗哪里还有心情吃饭,可是他不能因为家里的烦心事就把工作放在一边。

  当方其朗在桌边坐下,看到面前那还算丰富的快餐便当时,他的双唇轻轻动了动,他只是单纯地有些想念家里煎蛋那饱满的口感了。

  胤修文再一次对自己的丈夫感到了失望,不过失望多了之后,反倒麻木了,他已经不在乎被自己挂掉电话的方其朗会有多么愤怒。

  换去健身会所穿的速干衫之后,胤修文拿着中午吃剩的水果沙拉走到了院子里。

  他下意识地看了眼阿朗出没的地方,送走了崽崽之后,这个家里就只剩下了已经陪了自己几年的阿朗。

  “阿朗。”胤修文轻声唤道,其实,他不确定冷血的爬行动物是否能听懂自己的话。

  胤修文走了过去,他放下塑料盒,左右张望了一下,以往这个时候阿朗都会懒懒地躲在墙角。

  接着,他就在墙角看到了一条肚皮朝天的石龙子,那个冷血无情的家伙不知什么时候悄无声息地死掉了。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