胤修文方其朗 第102章 离婚协议

小说:胤修文方其朗 作者:冷笑对刀锋 更新时间:2020-10-23 05:57:49 源网站:网络小说
  “方先生,你确定要与胤先生离婚吗?”何律师并不知道自己的雇主居然陷入了婚变风波,当他听了对方的话之后,讶异地睁大了眼,在此之前,方其朗可是一点婚变的迹象也没表现出来过。

  方其朗深吸了一口气,一听到离婚两个字,他就莫名觉得胸口发闷。

  “是的,我确定。所以我需要你的帮助,在我与胤修文正式办理离婚文件之前,我需要一份离婚协议来保护我和他彼此的权益。”

  “那么,我需要与胤先生单独也谈谈吗?看看他有什么诉求。”何律师有些诧异于方其朗的想法,他固然知道对方是个人品端正的alpha,却也没想到对方在离婚的时候还在考虑保护伴侣的权益。

  方其朗轻轻摇了摇头:“他现在状态不太好,让他先好好休息一下。我已经大概想好如何拟定这份离婚协议了,如果有不够完善的地方,你可以及时补充。鸣鸿,就辛苦你做下记录了。”

  谭鸣鸿本来还想劝方其朗再考虑考虑,可是对方居然已经将何律师直接叫到了办公室这边,这也说明了对方的决心。

  这位见证过方其朗与胤修文之间相濡以沫、鹣鲽情深的幕僚官长长叹了口气,沉默地打开了电脑。

  天色逐渐转暗,就在胤修文以为自己又要独自度过一个夜晚时,他的丈夫终于带着人回来了。

  “胤先生,好久不见。”何律师一进门就对胤修文友善地笑了起来,从方其朗亲自拟定的那份离婚协议中,他看出了自己雇主对这个omega的爱护之心。

  “抱歉,回来晚了些。你吃了饭吗?”方其朗瞥了眼干干净净的餐桌与料理台,随口问了一句,就像每一个晚归的丈夫在与自己的伴侣闲谈。

  “还没有。之前吃了你煎的牛排有些不太消化。”胤修文笑了笑,他的心情早已平静下来,疯狂的方其朗让他一度畏惧,可面前这个温文儒雅、颇有绅士风度的alpha却让他找回了往昔与丈夫之间的温存。

  “看来我的厨艺果然还是没什么长进,以前在军队里,鸣鸿就一直说我做的东西难吃。”方其朗也忍不住轻笑了一下,但是当他的目光接触到胤修文那双憔悴的双眸时,他脸上的微笑悄然敛起,一抹忧郁随之浮现在眉间。

  “咳……”何律师尴尬地咳了一声,他差点忘记自己是来协助方其朗与胤修文签订离婚协议的了,这对即将离婚的伴侣简直就像一对会互相调侃的老夫老妻嘛。不过他大概也明白为什么这份由方其朗所拟定的离婚协议会这么偏向胤修文了。

  相爱的人分手之后,为了利益撕破脸皮的事比比皆是,至今特星仍有不少政商届名流仍受离婚案以及天价赡养费的困扰。

  很明显,方其朗与胤修文之间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感情破裂。

  “既然你还不饿,那晚点我们一起吃吧。何律师。你先把协议给他看看。”方其朗走到沙发边坐了下来,默默解开了让自己觉得格外拘束的领带。

  胤修文并不意外方其朗已经让人将离婚协议拟好,毕竟,对方行事一向专制霸道。

  他认真地翻看着离婚协议,又听见方其朗说道:“这并不是最终协议,你有任何意见都可以提。”

  胤修文不再说话,只是他盯着离婚协议书的目光一点点变得沉凝。

  “其朗,巅峰集团是你父兄辛苦打拼的天下,百分之四的股份我这个外人受之有愧,爸爸和大哥一直都对我很好,即便是你严厉的父亲也不曾对我说过一句重话,所以,你可别让我在这个时候在他们心中留下不好的印象,我和你在一起,或许是为了家族之间的利益交换,可我和你离婚,却并不涉及任何利益,更不是贪图你的财产。”胤修文一脸严肃地望着方其朗,认真地说出了自己的看法。巅峰集团如今是特星数一数二的大集团,百分之四的股份看似不多,但实际上却是一笔巨大的数额,而且这笔钱属于方其朗的婚前财产,对方完全有理由一毛也不分给自己。

  方其朗对胤修文的反应并不意外,实际上,何律师与谭鸣鸿在得知他竟打算将手中巅峰集团百分之四的股份转赠给胤修文之后都震惊了,特星虽然现在极力保护omega的权益,但是按照婚后财产分割原则,方其朗只需要将自己年薪几十万的议员工资分出一部分给胤修文即可,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一口气将价值数百亿的股份送给对方。

  “就是因为我知道爸爸他们都对你很好,所以我想,他们更不愿意我亏待了你。你和我结婚四年,也照顾了我四年,这百分之四的股份是你应得的。当然,我也知道这笔钱有些太多了,不过你放心,我会为你找好专业的财务团队来管理的,你想怎么处理这些股份都可以,反正方家对集团的控制权始终在我双亲和大哥手里。”

  “其朗,既然是离婚协议,那你至少也听听我的意见吧。我很感谢你能认可我这些年对你、以及这个家庭的付出,但是这笔钱我是绝对不会要的。我不想我们的婚姻以交易开始,又以另一场交易结束。”胤修文无奈地看着方其朗,他的丈夫正以一种放松的姿态坐在自己对面,那张冷峻的脸上是不为所动的专制。

  不过,方其朗并没有立刻拒绝胤修文的请求,他双手交扣在一起,修长的手指缓缓摩搓着,只下巴往前轻轻一扬。

  “先不说这个,你继续往下看。”

  胤修文皱了下眉,只能继续往下看去,后面都是一些关于固定资产方面的分割,总的来说都是偏向自己这个omega的。

  直到他看到了最后一个大项——“甲乙双方在正式取得离婚证书之前(d.c.4157年6月23日)所履行的义务告知”。

  胤修文一看这个日期,立刻就明白了方其朗的想法,他如释重负地笑了笑,说道:“其朗,其实最后一项你没必要专门写进来,我不会影响你竞选的。我会等到你竞选连任成功之后再和你正式离婚的,在此期间,我也绝不会透露出我们婚变的消息。”

  方其朗说道:“谢谢你的理解,不过还是请你仔细看看那些详细的义务吧,我也不确定你是否能全盘接受。”

  胤修文点点头,比起前面的财产分割而言,他发现自己对这个部分竟是格外感兴趣。

  胤修文忍不住笑了起来,他一边继续往下翻阅,一边忍不住笑着问道:“简单说,就是要我在没有正式取得离婚证书之前,依旧像以前那样做好方其朗议员伴侣的角色,是吧?哈哈,再看看这条:乙方在产生生理需求时,不管是否处于敏感期,甲方都必须满足……真没想到,这样正常伴侣之间稀松平常的事情竟被写正式写进了离婚协议里。其朗,这该不会是你拟定的吧?我相信何律师不会这么无聊。”

  方其朗对胤修文的讽刺有些不满,但是他还是耐着性子解释道:“修文,我们之间这段时间都都有些不太理智,我觉得还是让白纸黑字的文件来约束我们的行为比较好。所以,那百分之四的股份,你也可以看作是为了你帮助我竞选的酬劳。”

  “那这份工作可真是太轻松了。”胤修文嘟囔了一句,他又看到了一条关于对乙方的义务要求。

  “在未正式取得离婚证书之前,乙方仍须以伴侣身份陪同甲方出席相关应酬、采访以及竞选活动。”胤修文挑了挑眉,说实话,以前他就不喜欢陪方其朗参加各种应酬活动,而现在都要离婚了,他反倒还必须参加了。

  方其朗看到胤修文的面色有了变化,立即解释道:“也不是一定要参加所有应酬,你还是可以和以前一样,偶尔陪我出席一下就好,还有你实在不想去的,也可以不去。”

  “竞选在即,有我这个omega伴侣陪在你身边给人的观感都会好很多吧。放心,我还是会和以前一样扮演好你的伴侣,毕竟,你都愿意随时满足我的生理需求了。但是我有个附加条件,如果你不答应,我就无法认可这份协议。”胤修文大度地笑了起来,其实他从未真正责怪过方其朗不肯满足自己,以前没有,现在也不会。

  “什么条件?”

  “删除转赠巅峰集团百分之四股份给我的条款,就算没有赡养费,我靠我的双手也能养活自己。我只是不想被你小瞧,其朗。”胤修文目光坚定,这一次轮到了他毫不让步。

  从来不喜欢被人违逆,尤其是被自己的omega伴侣违逆的方其朗又皱紧了眉,他一声不吭地盯着面前这个让自己愈发不熟悉的omega,最后轻轻点了点头:“好吧,既然你坚持如此,那我不能勉强你。我的确应该学着尊重你的意见了。修文,我在这里承诺你,日后只要你需要我的帮助,不管是金钱上、还是别的方面,我都会义不容辞地伸出手。”

  “多谢你的好意,那倒不必。既然要离婚了,以后我们还是少见面,或者别再见面了。你有你的天空,我也有我的海洋,我一定会好好生活,不让你担心。”胤修文并非不明白方其朗对自己富有绅士风度的关怀,正因为他太清楚对方人格的魅力,所以他才怕自己会困在这段感情之中,永远也走不出去。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胤修文这番话显然驳斥了方其朗的面子,可他并没有像以往那样生气,或是露出不满的神色。

  他依旧深沉地凝视着自己的伴侣,他想,对方只是真的不再需要自己了,这样也好,既然自己答应了放胤修文自由,就不应该再过多干涉对方的生活。

  而此时,何律师在心中忍不住感慨了起来。他和胤修文并不算熟稔,甚至和其他人一样一度认为对方只是个很普通平凡的omega,完全配不上方其朗这样精英级别的alpha,可现在,他却觉得以方其朗的身份能遇到这样一个懂得体谅与包容的伴侣是何其幸运的事情。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