胤修文方其朗 第104章 愤怒而自责

小说:胤修文方其朗 作者:冷笑对刀锋 更新时间:2020-10-23 05:57:49 源网站:网络小说
  谭鸣鸿虽然他十分同情自己的老上司兼好友方其朗遭遇了伴侣的背叛,但是当他听到病床上那个见风使舵的alpha畏畏缩缩地说出因为胤修文自己说包养他的人是个秃头还阳痿的老头子时,他差点没笑出声。

  “噗!”谭鸣鸿赶紧捂住嘴,强忍着笑意别开了头。

  方其朗则是一脸愕然地听着裴闻东在那里侃侃而谈,对方完全没把与胤修文偷情当一回事,反倒觉得自己做了一次好人好事,就差没向政府申领褒奖了。

  “……我之前就在胤先生发病时给他送过抑制剂,我猜他会这样应该是病情严重到连抑制剂都难以控制了,我怕送他去医院来不及,所以才……我不知道您才是他的伴侣,我一直以为他是被人包养后独自居住在这栋别墅里的。”裴闻东仍在努力为自己辩解,他不时瞥一眼方其朗西服驳领处别的那枚徽章,他必须确认一下自己的猜测。

  “呵,包养?谁瞎了眼会包养胤修文?!你会包养他那样穿破洞、总想着吃吃吃的omega吗?!”方其朗简直被秃头阳痿、还有老头子这些属于自己的描述气到发狂,而他的确相信胤修文这家伙口不择言的时候真能说出这样诋毁自己这个丈夫的话来。

  裴闻东不敢反驳暴怒之中的方其朗,他猜面前这个看上去身份煊赫的alpha似乎没包养过人,这年头,有钱有势的alpha如果想要得到一个美丽的omega伴侣还不容易吗?反倒是得到一个真心爱他们、善解人意的omega更难。但是他还是忍不住小声地为胤修文辩解了一句:“胤先生也没有只知道吃吃吃,他有努力在健身了。”

  “你冷静一下,看来修文是因为生病,以及对你的……失望才会选择接受这位健身教练的帮助了。”谭鸣鸿赶紧劝说起了方其朗,他委婉地表达了自己的看法,并没有将残忍的事实直白地表述出来,而他相信方其朗此刻也应该明白了一向温顺的胤修文为什么会出轨的原因,很大程度上,是方其朗自身造成的,只是对方即便知晓了一切,却还无法放下他那骄傲而可怜的自尊心,只能以另一种方式来掩盖自己的失落与悔恨。

  方其朗狠狠地瞪了眼裴闻东,这才咬紧牙关地站起身走到了窗户边,他又差点失控了,他原本以为自己已经恢复了冷静与理智。

  谭鸣鸿见状,随即对坐在床上不知所措的裴闻东说道:“裴先生,你的底细我已经调查清楚了。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随便去碰别人的伴侣。不管你是不是误会,你都给方先生带去了极大的伤害与困扰,所以,你挨揍也是应该的,但是出于人道主义,我们会负责你的医疗,并给你一些必要的补偿,这件事就当没有发生过,请你把它烂在肚子里,明白吗?”

  “是我没经受住胤先生的诱惑,这件事我的确是做错了。不过,如果我没看错的话,方先生衣服上的徽章应该是代表国会的忍冬吧,或许您直接称呼他方议员比较合适。我相信方议员应该不会不给我一笔合理的赔偿吧?”裴闻东嗅到了谭鸣鸿言语中准备用钱权乃至道义摆平自己的气息,他那张已经被揍得青一块、紫一块的脸上随即露出了微笑,这场揍,他可不会白挨。

  方其朗缓缓转过头,冷冷地看向了裴闻东,对方已经收敛起了脸上的畏惧与懦弱,眼底的狡诈令人不快。

  他快步走了上去,突然一把掐住了裴闻东的脖子,将对方摁回了床上。

  “怎么?!你还想和我谈条件?你是不是以为我真的不敢杀了你?!”方其朗一想到自己从胤修文腔体里清洗出来的东西,就又起了杀人之心。

  “呃……”裴闻东被掐得喘不过气来,他赶紧招手,希望一旁的谭鸣鸿能过来制止对方。

  “其朗,交给我来处理好吗?!”谭鸣鸿并不希望方其朗人生留上污点,他急忙上前拽开了对方的手。

  方其朗怒气未消地甩开了谭鸣鸿,对于裴闻东说出的事实,他既感到愤怒,又感到自责,一时间思绪也变得凌乱。

  “好,你来处理,以后我不想在平宁城看到这个人。”方其朗冷冷丢下这句话后,立刻转身往病房门口走去,他想现在就回去找到胤修文,和对方再“好好”谈谈。

  谭鸣鸿无可奈何地长叹了一声,他看着被方其朗掐得快把内脏都咳出来的裴闻东,双手抄到裤兜里,笑着说道:“方先生他的确是国会议员,所以他不会真的动你。但是如果你死于意外,那又关他什么事呢?特星每天都有数万人死于各种意外,裴先生你就认为你一定这么幸运吗?”

  裴闻东原本想以方其朗议员的身份要挟对方办上一百张金卡vip,可谭鸣鸿的话却让他不得不对自己以后的生活考虑,他可以想象那些手握大权、有钱有势的政客们有多少见不得人的手段来对付自己这样一个小小的健身教练。

  “那,那你们想怎样?明明是他自己没照顾好胤修文,让胤修文心灰意冷勾引我出轨,这并不能怪我……他现在把我打成这样,我以后的工作和生活怎么办?我已经知道错了,我以后绝不会再出现在胤修文面前了!只要,只要你们给我一笔安家费!”

  果然,就像谭鸣鸿想的那样,有些道理,是外人都明白的,方其朗也不可能不明白。

  这个贪婪懦弱的健身教练不管之前说了多少假话,可对方这些话却是格外真实。

  “离开平宁城吧,以后也别去海登省,那里是方议员的老家。当然,也永远不要向任何人提起你对胤修文做过的事情,以及你听到的那些话。你没来过平宁城,从来也不认识胤修文,知道吗?”谭鸣鸿说完,顺手掏出了一张支票,上面的数额是方其朗早就写好的,能用钱解决的问题永远是最容易的,方其朗可不会傻到拿自己光辉无限的人生去冒险。

  裴闻东颤抖着接过支票,当他看到上面的金额时,心脏跳得厉害,这相当于一千张金卡vip的提成了,这可是他在健身房老老实实工作一辈子都赚不到的钱,而现在他甚至可以考虑开个属于自己的健身房了。

  “谢谢,谢谢!我是自己摔伤后被好心人送来住院的,等我伤好了,我马上离开平宁城,去普兰省找新的工作!”

  “别急。把欠条写了来再离开,如果以后我从任何地方听到有关你和胤修文的绯闻,那么,就请你连本带利,还清这笔钱吧。”谭鸣鸿顺手把拟好的欠条也拿了出来,他指了指乙方那一栏,“在这里签名就可以。”

  裴闻东认真地考虑了几秒,毫不犹豫地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哪怕他知道自己如果收下了这笔钱,按照欠条上的约定,他是绝对还不起利息的,即便以后他利用本金赚够了本息,但是一旦按照欠条上的金额还回去,那就意味着他得回到一穷二白的地步,他实在想不到有什么事值得让自己承受这么大的经济损失,再说了,以后他总是要找个omega结婚的,谁会希望未来的伴侣知道自己那些风流烂事?

  谭鸣鸿收好了欠条,白了眼正仔细核对支票数字的裴闻东,这家伙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不仅睡了胤修文,挨一顿打就换了这么多钱,要知道方其朗这些年给自己发的奖金还没这么多!等杜岩那边完事后,找他再好好收拾这家伙一顿好了,就当是为眼睁睁把钱送出去的自己出气。

  因为紧急召集中断了休会假期而赶回平宁城的赵临并没有待在国会大厦里办公,特星对凯鲁兽星动武已经势在必行,以平权党的力量已经很难阻止,而对外采取温和政策的执政党自由民主党这一次也和向来对外强硬的大公党以及军方高层们站在了一起,这是一种新的联盟格局。

  “盛斯年想什么,你还不清楚吗?他当然是希望对凯鲁兽星动武能赢得大军火商们和民粹主义者的支持,在他执政的这个阶段,特星的经济发展明显疲软,搞点事情出来才好拉动内需嘛。所以,你也让皇帝陛下赶紧多为帝星考虑下吧,总不能眼睁睁地让凯鲁兽星这块肥肉被特星和其他联邦星球瓜分了。”赵临懒洋洋地坐在沙发上,他的保镖杜岩正跪在他腿间,而他面前的视讯投影中则出现了一名佩戴着象征帝星狮鹫徽章的男人,对方冰冷的眉眼之间与赵临隐隐有几分相似,五官却较之对方更为柔美。

  “果然,傅云深死后的平权党根本不值一提。好吧,我知道了,我会转告皇帝陛下的。你自己也注意点,别落下把柄给别人,明白吗?”视讯里的漂亮男人对赵临那恶劣的性子与喜好见怪不惊,只是冷冷叮嘱了对方一句。

  “知道了,哥哥,就聊到这里吧。我要享受一下美好的夜晚了。”赵临微微一笑,随手关闭了视讯。

  他舒舒服服地将头往后仰起,不时瞥一眼在自己脚边努力吞吐的alpha,他拿过一根雪茄叼到嘴里,满足地抽了一大口,忍不住自言自语了起来:“我那漂亮玩具似乎专门和我作对,不管是抑制剂限制提案,还是现在的凯鲁兽星内战提案,都有他的身影。阿岩,你说你们这些alpha怎么就这么下贱呢?总是敬酒不吃吃罚酒。看样子,我必须找机会好好教训一下他了。反正,我还没和他玩过瘾呢。”

  赵临一边说,一边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只要手段恰当,就连杜岩这种冷冰冰的alpha自己也能照样驯服,何况还有把柄与利益在自己手里的方其朗呢?是时候,把那位高贵傲慢的alpha找来,让他好好伺候一下自己了。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