胤修文方其朗 第107章 终要面对

小说:胤修文方其朗 作者:冷笑对刀锋 更新时间:2020-10-23 05:57:49 源网站:网络小说
  随着特星加入星系盟军,正式对肆意妄为的凯鲁兽星政府军宣战,特星国会议员们的休会期也宣告彻底结束,这样一来,原本该提早为各自竞选准备的议员们只能利用周末的时间回到自己的选区进行各种竞选活动。

  方其朗之前的周末都忙于参加提案最终通过前的各种会议,在提案顺利获得通过、并被总统签署之后,他来不及与共同发起提案的同僚们享受成功的喜悦,就不得不考虑回一趟海登省,对支持自己的选民们发表之前暂时被搁置的公开演讲,一方面,在任期末尾,他有必要总结自己担任国会议员期间的成绩,另一方面,他也必须为自己明年的竞选拉票。

  当然,这趟回海登省,方其朗也不仅仅是为了自己明年的竞选,在此之前,他早就接到了傅以诚让自己回一趟家的电话,只不过因为提案的事情,导致他无法脱身,直到现在才有空。虽然当时傅以诚在电话里没说什么,不过方其朗大概也猜到了那通电话到底是为了什么,自己的一举一动其实一直都在双亲的关注之下,他也没想过要瞒他们太久,只是因为与胤修文离婚毕竟太过突然,他自己也还没有想好该如何向家人解释,才能说服他们同意自己擅自作出的决定。

  即便方其朗早已成年独立,更有了自己的事业,可是他知道他的父亲方岭是不会轻易让他在自己的人生大事上作出选择的,就像当初为了获得大公党内部的国会议员公荐权,他只能在父亲的安排下与胤修文结婚一样。

  不过这趟回去,方其朗并不打算一个人,不管是为了塑造出对omega尊重关爱的alpha议员形象,还是为了在家人面前让一切尘埃落定,他都必须带上自己的伴侣胤修文。

  “修文,我可以进来吗?”洗好澡,换好睡衣之后的方其朗站在胤修文房门外,礼貌地轻轻叩了叩门。

  胤修文刚为自己注射一针抑制剂,他正打算拿出有一阵没用过的人工结在这个寂寞的夜晚陪陪自己,就听到了丈夫的声音。

  “有什么事吗?”胤修文拿起枕头把人工结随手一挡,起身为方其朗打开了门。

  方其朗一脸无奈地站在门口看着从门缝里探出脑袋和自己对话的胤修文,对方显然是不想让自己进屋去,可这里曾是他们彼此的家,现在,他连进入对方房间的资格都没有了吗?曾经无比黏人的omega,早就一只变成了对自己充满戒心的小猫。

  “我能进去和你说吗?”

  “呃……”胤修文倒也不是不愿让方其朗进屋,可是他怕对方看到自己用过抑制剂,乃至发现床上的人工结后又会对自己生气。

  他仍有些畏惧自己严厉端庄的丈夫,更害怕再听到被自己所爱的人责骂淫荡下贱这样的字眼。

  “进来吧。”胤修文心里短暂地纠结了一下,他告诉自己必须改掉以前那样在方其朗面前谨小慎微的心态,离婚协议里明确规定了,他们之间不再互相干涉彼此的私生活,就算自己马上领个年轻帅气的alpha回家,对方也管不着,更何况自己只是因为生病而使用了抑制剂,又因为寂寞而想使用人工结而已。

  “要回弦城?你把我们离婚的事情已经告诉爸爸了吗?”胤修文听完了方其朗的话之后,神色郁郁地坐了下来,不管怎样,他的确是当着自己丈夫的面和别的alpha上了床,如果那个爱护关心自己的omega爸爸知道后,该是多么伤心。

  “嗯,先回趟弦城探望父亲和爸爸,然后你再陪我去若望市进行一些竞选宣传。离婚的事情,我本来是打算竞选成功之后再和他们说的,不过看来何律师那边恐怕透露了风声,他的服务对象是方家,并不仅仅是我,如果我父亲他们想要知道什么,他也很难替我隐瞒。”方其朗耐心地解释道。

  胤修文有些不安地扣起了双手:“我可不可以不跟你回弦城,我会在若望市老实待着等你的。”

  “你是在担心被方家人责难吗?”方其朗看了眼神情焦虑的胤修文,在对方身边也坐了下来,然后拉过了对方缓缓搓动的双手,“放心好了,我不会让你在方家受委屈的。”

  “可我毕竟……”胤修文有些愧疚地垂下了眼,他虽然是因为方其朗而导致病情恶化,在迷迷糊糊间接受了裴闻东,可这并不代表他不后悔这样的行为。

  “是我疏于对你的照顾才造成了那个我们谁也不愿见到的局面。也并不仅仅是你一个人的错。在没有正式离婚之前,我依旧是你的丈夫,有责任也有义务袒护自己的伴侣。”方其朗苦涩地笑了笑,他其实很清楚这些年来,自己为胤修文做的实在太少,相反,对方为自己却奉献了许多。

  “好了,你早点休息,明天一早我们就坐飞机回弦城。”说完话,方其朗起身就要离开。

  胤修文并没有出声挽留,他脑子里仍有些混乱与迷惘,快要离婚了,他才终于等来自己心目中的完美丈夫,这真是可笑又可悲。

  “其朗,你也该再聘一个司机了。你昨晚是不是没休息好,我看你好累的样子。”

  胤修文看到刚停好车的方其朗有些困倦,忍不住劝说了对方一句。

  自从韩啸因为暴力伤害omega而被捕之后,方其朗就一直没有再聘请专职的司机,大多数时候,他都是自己开车上下班。

  方其朗捏了捏眉心,轻轻笑道:“没事。有时候司机也挺碍事的,上次马拉松之后,我和你在车里亲热不就被打断了。”

  方其朗当然没休息好,因为昨晚离开胤修文的房间后,他的鼻间一直若隐若现地萦绕着对方身上那清冽的铃兰气息,而尽管他早已将自己房间里的整张床都已经更换过,可他还是会忍不住回想起那天看到的那一幕,他隐忍温顺的伴侣原来可以那么骚。

  两个多小时之后,方其朗和胤修文乘坐方家的私人飞机抵达了弦城郊外的方家本家大宅。

  “父亲,爸爸。”方其朗一进门就看到了在客厅中正襟危坐的方岭与傅以诚,两人神色严肃,尤其是原本十分亲切和蔼的傅以诚。

  “父亲,爸爸。”胤修文虽然也看出了气氛的不对,可他还是勉强笑着与二老打了个招呼。

  傅以诚与自己的伴侣对视了一眼,起身主动迎了过来,他看向胤修文时,目光中不知不觉多了些怜悯之意,而看向自己的儿子方其朗时,眼神却变得格外严厉。

  “其朗,修文,你们是不是背着我们两个老头子做出了什么决定?”

  方岭一直都保持着冷漠的态度,他甚至连正眼都没瞧一下方其朗,因为他很难接受对方好不容易走到这一步,却在即将竞选连任的重要时刻会使出这种可能败坏名声的昏招。

  “爸爸……我和其朗是有离婚的打算。”胤修文知道事情瞒不过,他也不想再欺骗这个一直都十分关心自己的omega。

  “离婚?”傅以诚尽管已经从何律师那里知道了个大概,可他仍想不明白为什么方其朗与胤修文之间会走到这一步。

  “是的。我和修文之间有些不可调和的矛盾,所以我们决定不在一起了。不过,我们是和平分手,已经签订了离婚协议,修文也答应我会在我竞选连任结束之后再和我正式离婚。”方其朗补充道,他在飞机上和胤修文大概勾兑了一下该怎么回答双亲的质问,至于两人之间具体的矛盾他则让胤修文交给自己来解释。

  “不可调和的矛盾?你和修文之间能有什么不可调和的矛盾?!我和你父亲一起生活了几十年,当初我和他之间的矛盾难道还不够大吗?他是压迫omega的alpha军官,我是被压迫的平权分子!这样的矛盾,我们都调和了,你们之间有什么不可以调和的!你这个混账就不知道珍惜吗?!”傅以诚很快就爆发了愤怒,他冷冷地瞪视着自己疼爱的幼子,他知道对方这一路比大哥方其俊走得更艰难,所以他比任何人都希望自己这个看似冷漠内心却十分温柔的孩子身边能有一个真正爱他的人,而胤修文做到了这一点。

  看到傅以诚如此愤怒,胤修文的心中更觉愧疚,为什么偏偏是自己在伤害了所有人,不管是方其朗,还是被迫卷进来的裴闻东,以及疼爱自己的傅以诚……

  “爸爸,这件事其实是因为我……”胤修文想了想,还是鼓起勇气想要担起自己那份应该承担的责任,哪怕后果会十分严重。

  “爸爸,是我出轨了。”方其朗往前一步挡住了胤修文,也打断了对方的话,他面不改色,甚至连声音都那么平静。

  傅以诚顿时愣在了当场,片刻之后,一记响亮的耳光声响彻了方家的客厅。

  “你这个畜生?!你再说一遍?!”傅以诚咬牙切齿地瞪大了双眼,他怎么也没想到方其朗居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自己的教育终究还是失败了吗?!还是说,政坛如泥淖,即便刚正如自己的儿子,一旦滑落其中也难免染上污痕。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