胤修文方其朗 第108章 顺水推舟

小说:胤修文方其朗 作者:冷笑对刀锋 更新时间:2020-10-23 05:57:49 源网站:网络小说
  方其朗从小到大没有少挨方岭的打,为了达到父亲那严苛的标准,成为一个无可挑剔的完美alpha,他比自己的omega哥哥在各个方面都更受苛责,那时候,他的爸爸傅以诚总会扮演慈父的角色,阻止严父方岭对自己过分体罚,而这一次,却是他慈爱的爸爸狠狠地给了自己一记耳光。

  方其朗低垂着眼,他双唇紧抿,脸上火辣辣疼着的同时,心里却是一阵酸涩,他让自己敬爱的爸爸失望了。

  “是我出轨了。”早已决定独自承担一切的方其朗轻轻重复了一句。

  “你还很骄傲是吗?!你以为你现在是国会议员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傅以诚看到方其朗面不改色,甚至毫无愧疚之意,抬手又是一记耳光抽到了儿子那张已经微微泛红的脸上。

  “爸爸!别打了!”胤修文心疼到无以复加,尽管在嫁入方家之后,方其朗就告诫过自己方家二老就是这个家最高的权威,不管他们说什么做什么,自己都不可以质疑更不可以阻挠,可是一旦事情发生在自己丈夫身上,胤修文也顾不得那么多规矩了。

  他急忙挡到了方其朗身前,看向傅以诚的眼中满是哀求。

  “爸爸,这件事……我也有错。”

  “修文,你不要护着他!爸爸说过,只要这小子欺负你,我一定第一时间帮你教训他!我绝不会让他抛弃你的!”面对胤修文,傅以诚咬了咬牙,只好放下了还想再狠狠抽儿子几记耳光、以此打醒对方的手。

  “好了。以诚,你稍微冷静一下。”坐在一旁的方岭似乎有些看不过去自己伴侣这副激动的模样,实际上,他已经很久没见过傅以诚这么情绪激动的样子了。

  胤修文看到方岭缓缓朝他们走过来,顿时下意识地站直了身子:“父亲……”

  方岭抬了抬手,示意胤修文先别说话,他轻轻推开了对方,径直走到方其朗跟前,而这时候傅以诚警觉地拉住了对方的手臂。

  “岭哥,让他好好解释下吧。”

  “把头抬起来。”方岭好像没听到傅以诚的话,他目光冷酷地打量着和自己差不多身高的儿子,下巴冲方其朗轻轻扬了扬。

  方其朗深吸了一口气,抬起了那张已经被傅以诚打得红肿的脸,与方岭那双冰冷的眼对视在了一起。

  “方其朗,你是不是忘记了我给你说过的话?为了重振方家,我可以牺牲一切,包括你这个儿子的幸福。我知道你最近一直努力的提案通过了难免春风得意,可你也不能得意忘形,你以为明年的竞选一定会那么顺利吗?就因为你是我的儿子,想要搞死搞臭你的人多的是。你知道你出轨离婚的消息如果爆出去之后,会受到怎样的攻讦吗?到时候你别说重振方家,我看你是要给方家抹黑。”方岭似乎对儿子出轨的事实并没有太大兴趣,他甚至认为alpha被其他omega吸引是很正常的事情,只不过方其朗是自己的儿子,受过严格的教育乃至严厉的教训,对方应该比一般alpha有更强的自控能力,看样子,这小子受的教训还不够。

  “父亲,我和修文都签订离婚协议了,这是我们双方的意见,并不是我执意要如此。”方其朗并没有直接反驳方岭,但是他已经打定决心必须让双亲接受自己将与胤修文离婚的事实,自己已经给胤修文带去了很多痛苦,他不能自私到让对方继续承受着痛苦与自己生活下去,当胤修文亲口说出让自己放他自由时,他那脆弱的自尊也不允许他再对一个已经对自己心灰意冷的omega多作挽留。

  方岭瞥了眼胤修文,问道:“修文,离婚到底是他的意见,还是你们的共同意见?”

  “是我们共同的。父亲,我知道你担心其朗和我离婚有可能会影响他的竞选,我发誓我一定保守秘密,直到他竞选成功。”

  胤修文瞬间感到了空气里那股极具压迫力的alpha信息素,这股信息素的威慑力堪比起自己丈夫暴怒时所散发出的信息素,身为omega,他无由地感到了一丝畏惧,但是站在他身边的傅以诚却早已习以为常,对方甚至脸色都没改,仍是关切地望着自己。

  “修文,你这孩子总是这么善良。”傅以诚感慨地发出了一声叹息。

  方岭的眉梢轻轻一挑,他对胤修文的回答感到满意,但是他并没有过多地表现出来。

  “是我的儿子太不知好歹,让你受委屈了,修文。那份离婚协议其实我已经看过了,对你来说,也还算合理吧?”

  “什么?岭哥你看过他们的离婚协议了?你怎么不劝一下?!”傅以诚吃惊地问道,虽然他从何律师那里知道了儿子在与胤修文闹离婚,可他并不知道他们之间已经签订了离婚协议,看来是方岭让何律师瞒住了自己。

  “年轻人的事,我怎么劝?以诚,我知道你也是关心孩子们,可是既然其朗自己也说他与修文之间的矛盾不可调和,又何必让他们继续这段痛苦的婚姻。”方岭其实早就有想让方其朗更换伴侣的打算了,方家本家在政坛缺乏影响力,而胤家早已败落,两家的交易既然已经完成,方家也扶持了胤家这么多年,是时候让方其朗换个新的伴侣,找一个政坛上能够更好助力的的后台了。

  “父亲,离婚协议是其朗拟定的,他很关照我,我也很知足。这些年,多谢你们的照顾了。”听到方岭的话,胤修文并没有想象中的如释重负,尘埃落定之后,他的心中反倒生出了一丝缱绻。

  “修文……”傅以诚失落地看着胤修文,他很明白这个善解人意的omega要多么失望,才会说出这样的话。

  “你为什么不让我说出真相?那样的话,或许爸爸就不会对你那么生气了。”胤修文将毛巾浸了冷水之后递给了方其朗。

  “谢谢。”方其朗接过毛巾冷敷起自己红肿的脸,他疲惫地在床边坐了下来,轻叹道,“反正他都要生气,让他对我一个人生气就够了。如果让父亲和爸爸知道了你……万一闹到胤家那边,你母亲只怕又会受到你父亲的苛责。”

  “也是。要是我父亲和大哥知道我要和你离婚了,还拒绝了你赠与的股份,他们估计要气死。”胤修文自嘲地笑了笑,自己的家人的除了利益之外,估计什么也不在意。

  说完,他看向了皱着眉仍在做冷敷的丈夫:“真没想到爸爸凶起来这么可怕。你的脸还很痛吗?回头不是还要进行竞选活动吗?伤到了脸会不会有影响。”

  听到胤修文言语中对自己的关心,方其朗眉间一舒,不以为意地说道:“这不算什么。比起父亲来,爸爸对我已经很温柔了,不过是打打耳光罢了。”

  “你父亲那么可怕吗?”胤修文虽然一直都觉得方岭身上有股比方其朗还阴沉的气息,可是他也没想到对方会那么恐怖。

  从未和胤修文聊过自己过去的方其朗别过头笑了笑:“比你父亲或许可怕多了,他至少没让你不吃不喝罚跪一天一夜,或是用皮带抽得你体无完肤吧?”

  胤修文被方其朗的话着实吓了一跳,他看着方其朗的眼里更加心疼了。

  “没想到你过得还惨,我还以为你从小就过着众星捧月的生活呢。”

  “倒也算不上惨,父亲也只是为了教育归正我,要不然我说不定就长成了你大哥那副德行。”方其朗微微一笑。

  胤修文瞥了眼方其朗尚算完好的侧脸,对方笑起来的模样真的很好看,但是对方疯起来的样子也真可怕。

  “其朗,那天之前,我从不知道你原来可以那么可怕,看来,这份暴戾也是遗传自你父亲吧?”

  “哪天之前?”方其朗不动声色地问道,他知道胤修文在说什么,可是他一定要对方亲口说出来。

  “就是你把我绑起来狠狠蹂躏的那一天。”胤修文咬了咬唇,他说不上多么厌恶方其朗那样对待自己,如果他们之间没有那么多伤害与误解,他并不是不可以接受有朝一日与丈夫进行如此刺激的游戏。

  “那天……真是很抱歉。我也没想到,我居然会对你做出那样的事情来。看来,人家说我像方其正那个暴君说得没错。听说他对待自己的伴侣也特别粗暴凶残,充满了占有欲。”方其朗目光微微一沉,他以为胤修文仍在怨怪自己的粗暴与冷酷,但是当时他的确被自己的占有欲所支配,失去了理智。

  “你要是能早点这样对我,或许我就不会患上信息素缺乏症,也不会有后续这些事情了……”胤修文洒脱地挑了下眉,但是他随即想到就算方其朗就算爱自己,对自己充满占有欲,不也依旧会出轨赵临吗,这也始终是自己无法放下的心结。

  “那我现在还可以这样对你吗?”方其朗放下冷敷的毛巾,轻声问道,他不想再忍耐了。

  胤修文本来想要拒绝这个与自己已经签订了离婚协议的alpha,可当他看到对方那双深沉的蓝眸时,整个人瞬间就溺毙在了这片温柔的海蓝色之中。没有人可以拒绝方其朗这样的alpha,尤其是在对方如此温柔的时候。

  胤修文伸出双臂,一把搂住了方其朗的脖子,一向木讷不解风情的方其朗也顺势低下头,主动分开那副薄唇与他深深地吻在了一起。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