胤修文方其朗 第113章 失落与失望

小说:胤修文方其朗 作者:冷笑对刀锋 更新时间:2020-10-25 06:05:1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其实,胤修文心中一直都很想相信方其朗所说的误会是真的误会,哪怕那么多丈夫出轨的证据就摆在他的眼前。

  而现在,看了那个匿名人士发给自己的视频之后,胤修文发现自己再也不用去纠结与犹豫方其朗与赵临之间是否是误会了。

  视频中,方其朗表现得如此疯狂,alpha的狂热本能让这位禁欲克制的绅士简直变成了另一个人,一个自己并不熟悉的人。

  到最后,胤修文都不知道自己是怎样看完这段视频的,虽然这段视频并不算完整,但是从方其朗那前所未有的主动表现看来,他和赵临的确是在肉体上天造地设的一对,毕竟他的丈夫从来不曾在自己的床上表现得如此热情疯狂,在日常的标记中,他甚至连看着对方的资格都没有,他只配乖乖地背对着丈夫趴下,像条狗一样,安静地接受对方大发慈悲的施舍。

  是的,视频里被方其朗压在身下的赵临议员可以肆意地大声呻吟,而自己却必须保持安静,不准出声。

  一想到此时自己居然还对方其朗怀有深深的不舍与留恋,也难怪对方会一针见血地指责自己淫荡下贱,是啊,为了得到方其朗的标记,他早已自甘下贱多年,任由对方摆布,也不愿反抗,甚至甘之若饴。

  胤修文原本也以为只要自己按照方其朗说的那样乖乖听话,努力扮演好温顺懂事的议员伴侣角色,那么他与对方的婚姻就能一路顺利地走下去,可这世上哪有感情只靠其中一方一厢情愿就够天长地久的。

  胤修文悄然关掉了不堪入目的视频,他神色怔忡地坐在床边,思绪逐渐放空。

  现实是最残酷无情的,也是人们最不愿意面对的,自己已经逃避得够久了,只要不要再相信方其朗,也不要再爱对方,那么自己就不会再受伤害,心也就不会这么痛。

  这一整夜,胤修文都没有入睡,他几乎难以自控地不断回忆起方其朗与自己在一起时那些难得的温柔片段,他想将这些美好的记忆当作这段感情最后的告别,今晚之后,他依旧会按照离婚协议上规定的义务,努力扮演好方其朗议员伴侣的角色,却不会再投入更多的感情了。

  与此同时,方其朗也一整晚都没休息好,他因为赵临的威胁担忧而愤怒,已经等不及让杜岩代替自己收拾赵临了。

  短暂的周末两天很快就过去了,急着回平宁城处理公务、以及与谭鸣鸿商量如何尽早对赵临采取行动的方其朗一早就准备带胤修文回平宁城,然而在司机已经到家门口准备接他们去机场时,胤修文仍没有从卧室里出来。

  “修文,你起来了吗?我们得走了。”方其朗不得不亲自去叫胤修文起床。

  直到天亮的时候,胤修文才迷迷糊糊地睡了一会儿,他听到方其朗的声音,脑海里竟下意识地就闪现了视频里对方那粗重低沉的呻吟,这让他猛地睁开了眼,回到了现实之中。

  “不好意思,我睡过头了。”胤修文疲惫地打开了门,他冲方其朗笑了笑,眼里满是血丝。

  “怎么了?是缺乏信息素吗?”方其朗看到胤修文这副憔悴的模样,莫名有些担心。

  胤修文摇摇头,他想自己必须尽快戒断对方其朗信息素的依赖,还是不要养成总是让对方标记来缓解不适的习惯才好,反正迟早都要去清洗标记,彻底割断与对方这份信息素羁绊的。

  “没有。就是单纯有些失眠,大概昨晚的突发事件吓到我了。”胤修文不打算告诉方其朗自己看到了什么,他猜想那个人之所以把视频发给自己,而不是发给媒体,也许并不是想把事情闹大,只是想让自己知趣地离开方其朗罢了,很可惜,对方不知道自己早已与方其朗签订了离婚协议,相信要不了多久,对方就会如愿以偿了。

  “抱歉,我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冲突。”方其朗面露歉意,作为自己的伴侣,胤修文也不得不被迫与自己一同承担风险。

  “对了,其朗,要不你自己回去吧,我想在这边待几天,顺便回去看看母亲。”胤修文挠了下头,他想自己好好地清静一段时间,这样一直与方其朗住在一起,他担心自己又被对方的信息素气息所蛊惑,就像现在,他嗅到对方身上那股楠木气息,他的身心就不由自主地产生了一阵愉悦的抚慰感。

  方其朗并没有察觉到胤修文的不对劲,他想也没想地就拒绝了对方的提议:“那可不行,修文,你现在还生着病,怎么可以随意离开我的视线范围?要是要出现上次那种事,我不能及时赶到你身边,那可怎么办?”

  虽然方其朗的话是在关心自己,可胤修文却不知为什么心里会忽然一阵不痛快,他抬起头,有些好笑地看着神色严肃的方其朗,对方这副模样,简直就像仍是关怀体贴自己、并没有和自己签订离婚协议的好丈夫一般。

  明明对方早就背叛自己了,明明自己就是因为对方的忽视才会得病的。

  “其朗,我们都是要离婚的人了,你真的不用再这么关心我。没有你,我也能找到别的alpha替我标记,蒙羽他不是还在海登省吗?”胤修文是故意这样说的,他只是一时控制不住想要伤害方其朗的冲动,同时,他也想让自己真正地对方其朗死心。

  方其朗被胤修文堵得说不出话来,他张了张嘴,欲言又止,的确,就如胤修文所说的那样,自己已经提出了离婚,他们也签订了离婚协议,在此期间,两人的私生活互不干涉。

  “修文,你这是怎么了?我知道我们之间的确存在难以调和的矛盾,但是没必要撕破脸皮到这个地步吧。”方其朗终究难以抑制内心那股愤懑,他强自微笑,目光中的温柔却一点点褪去了。

  他很想知道,这个晚上胤修文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明明对方之前还是那么依恋自己,为什么一早起来却像浑身长满了刺?

  突然,方其朗想到了昨晚对自己百般威胁的赵临。

  “修文,是不是有人给你说了些什么?”方其朗不敢问得过于直接,他小心翼翼地试探,试图从胤修文的神色中看出些许端倪。

  “你在想什么?没人给我说什么。我只是认真想了一下,我们终究是要离婚的,而且你那位严厉的父亲也好像很挺支持我们离婚的,所以,我们之间还是保持一些应有的距离吧,别再互相浪费感情了。我们最后还是要分开的,其朗。”

  胤修文还是顾忌了方其朗的颜面,虽然对方与赵临在一起的时候毫无顾忌,可和对方一起生活了这么些年,他猜想方其朗肯定不愿意让自己看到他那丑陋难堪的一面。

  方其朗就知道自己父亲的话会给胤修文带去心理上的压力,只是他没想到对方居然无视了自己对他们这段感情的肯定与维护,他没法在明面上反抗自己的父亲,但是他一直以为胤修文能明白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也能明白自己其实是并没有轻视他们之间的案情,这一刻,胤修文的话实在让他感到有些失落与失望。

  “修文,你可以与我保持距离,没问题。但我还是希望你能和我一起回去,因为接下来会有不少酒会,我不能总不带我的伴侣出席,那样的话,八卦媒体或许会从我们的关系上作文章,造成不必要的麻烦。别忘了,你答应了要履行相关义务的。”方其朗心中对执意疏远自己的胤修文感到恼火,可他却不能像以前那样再强制胤修文听从自己的要求,只能像现在这样找个借口说服对方,毕竟,他怎么可能真的放心将患有信息素缺乏症的胤修文一个人留在的海登省。

  “好吧,我明白了。我这就去换衣服跟你回去,不过请你稍等一下吧。”胤修文笑着点了点头,果然……方其朗这段时间对自己这么温柔,原来真的只是因为需要自己这个伴侣替他塑造良好的形象罢了,对方或许是在担心与自己签订了离婚协议之后,自己并不会那么听话吧。毕竟,方其朗的控制欲是那么强,只要自己一天没逃离对方的身边,就永远别想获得真正的自由。

  飞机落地之后,方其朗亲自开车将胤修文送回家之后,这就马不停蹄地直奔国会大厦而去。

  “鸣鸿,杜岩那边有什么消息吗?你知道吗,昨晚赵临这不知廉耻的狗东西竟敢威胁我!”通往市区的快速通道上,方其朗猛踩油门,他很少会这样开快车,这与他稳重的性格不相符,他只是快被赵临,以及胤修文气得抓狂了,当然,他知道自己不该因为胤修文的态度生气,可他只是忍不住。

  “他已经知道赵临把那些视频放在哪里了,不过暂时还没有弄到密码和钥匙。如果用强的话,会有很大动静的。所以,恐怕还得等等。”谭鸣鸿已经到了国会大厦办公室里,他站在窗前,不时瞥一眼陆续前来工作的议员们。

  “我等不了了!再这样下去,我怕他迟早会给我的竞选使绊子。”方其朗皱紧了眉,他不想再被赵临牵着鼻子走,而他也希望能尽早解决掉这件事,要不然,他始终会觉得头上悬了一把不知什么时候就落下来的利剑。

  谭鸣鸿很少见到方其朗如此焦躁的一面,不过赵临既然欺人太甚,那他们也不得不考虑做一些适当的反击。

  “要不这样……干脆,将计就计,反正杜岩这家伙也无所谓多吃点苦头。”

  谭鸣鸿在电话里对方其朗如此这般低语了一番,虽然他总给人一种大大咧咧的印象,但是既然能被方其朗这种深沉睿智的alpha挑选为自己的幕僚官,谭鸣鸿可不仅仅是靠的与对方之间的战友关系,心思缜密,胆大过人正是他被方其朗欣赏的一面。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