胤修文方其朗 第120章 渐行渐远

小说:胤修文方其朗 作者:冷笑对刀锋 更新时间:2020-10-25 06:05:14 源网站:网络小说
  胤修文和段雪风一直在大排档吃夜宵吃到凌晨三点,最后他婉拒了段雪风请他回家休息的邀请,骑上了今天刚买来的骑行专用自行车踏上了回家的路。

  凌晨四点的平宁城,终于和它的名字一样变得平静而安宁,初秋夜里的凉风还不算太冷,扑打在脸上反倒让人清醒。

  虽然喝了不少啤酒,但是胤修文并没有醉得厉害,他在扑面而来的冷风中微微眯起了眼,双手稳稳地握着自行车把手,双腿不知疲倦地用力蹬着,在他的面前,是一条寂静冷清的长街,仿佛没有尽头。

  好在沿途的街灯给了这条凄清长街最后的温暖,胤修文内心一片平静,在黑夜之中用自己的方式继续努力向前。

  他不时会抬起头看一眼街道两侧只有两三点灯光未熄的住宅楼,多少人在这个夜晚安睡,多少人在这个夜晚不寐,又有多少人像自己一样在这个夜晚流浪。

  胤修文露出了微笑,他忽然有了一个很浪漫的想法,他竟想这样一路骑到世界的尽头去看看,人们总说,在世界的尽头是没有忧愁的,无边无际的天空与海平面会最终融为一体,风和浪也会带走人们所有的烦恼。

  然而,特星与r星系中其他的星球一样,是一个近圆的球体,这个世界根本没有尽头,任何地方都可以是世界的开始,也可以是世界的尽头,所以,胤修文的自行车最后并没有将他带到那个没有忧愁的世界尽头,而是将他带回了位于平宁城郊外那栋充满了种种回忆的平层别墅。

  清晨五点,胤修文从来没有在这个点回过家。

  换了以前,胤修文还没走到门口恐怕就会心里不停打鼓,因为玩个通宵回家必定是会被方其朗声色俱厉地教训一番,而现在,他已经没有那样的担心了,他的丈夫在自己面前堂而皇之地随别的omega走掉,又有什么资格管自己和朋友玩到凌晨呢?

  胤修文将自行车停到车库里那辆高级轿车旁边之后,这才拿着钥匙走到了屋前。

  客厅里一片黑暗,也不知道方其朗回来没有,不过,胤修文并没有真地期待对方会早点回来,在abo星球中,omega的能力越强欲望就越强,alpha也必须更努力地满足他们,想必方其朗会很享受与赵临这个顶级omega一起快活的时间,就像那个彻夜未归的夜晚一样。

  然而对方其朗已经不抱任何期待的胤修文打开大门时,却在玄关处看到了丈夫换下来的皮鞋。

  他愣了一下,下意识地抬起了头,这才看见一片阴暗中坐在沙发上的人影。

  胤修文顺手打开了客厅灯,而坐在沙发上的方其朗也缓缓睁开了眼。

  “你怎么在客厅休息?”胤修文的神色有些局促,他意识到方其朗这是在等自己。

  神色有些疲惫的方其朗并没有站起来,他抬手揉了揉眉心,轻声说道:“等着等着就不小心睡着了。你去哪里了,怎么才回来?”

  方其朗不想让胤修文觉得自己在责备他,可是这些熟悉的话语即便换了语气,听在胤修文的耳里仍像是质问。

  “和雪风去吃夜宵了,我和他刚开始用餐不久就遇到了你和赵临,你们没心情继续那顿饭,我和他也没有。不过,对打搅你与赵议员用餐兴致这件事上,我还是必须说声抱歉,雪风他是因为我才这么冲动的,希望你和赵议员能够原谅他。”胤修文不卑不亢地朝方其朗走了过来,他不可能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过,方其朗也不可能,既然如此,不如尽早表明自己的态度。

  方其朗的眼神微微一沉,他听出了胤修文那暗含讥讽的意思,他也看到了对方当时的目光有多么失落与失望。

  “修文……我与赵临之间的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今晚我真的是找他有一些重要的事情。”方其朗耐着性子解释道。

  胤修文笑了笑:“其朗,你难道忘记了我们已经签订了离婚协议吗?我已经没资格干涉你的私事,所以你也完全不用特地向我解释什么。放心吧,他发给我的视频我已经删除了,我不会用这个东西来威胁或者伤害你,我相信他也是清楚这一点,所以才敢大胆地把视频发给我。”

  在胤修文看来,一直将事业与家族声誉排在第一位的方其朗是不可能会真正在意自己想法的,对方所做的一切,最终都是为了他的政治前途,以及家族声誉,为此,对方甚至不惜作戏给自己看。

  方其朗怔怔地抬起头,他感觉自己受到了伤害,胤修文竟把自己看成是为了利益而试图哄骗他的卑鄙小人。

  “如果我说那个视频根本就是假的,你会信吗?”在用沙哑的嗓音迟缓地问出这句话后,虽然方其朗紧抿双唇不再吭声,可他用力起伏的胸膛却暴露出了此刻激动的情绪,他感到了被误解所带来的委屈与难过,甚至还感到了些许因为胤修文不愿信任自己而随之生出的愤怒与无助。

  “所以视频里的人不是你和赵临吗?”胤修文轻声反问道。

  “是!但那是因为……”方其朗努力地张了张嘴,他如鲠在喉,被赵临下药强暴这件事令他尊严丧尽,更难以在那个一直都仰望自己的omega面前启齿。

  胤修文看着方其朗那愈发局促的表情,脑海里不禁又浮现出了赵临在空中花园餐厅里肆意挑衅自己与段雪风的场景,方其朗当时就站在赵临身旁,而那个时候名义上仍是自己丈夫的方其朗却选择了缄默,对方或许的确有诸多迫不得已的原因,但是肯定没有一个原是为了自己。

  “其朗,我知道,我之前的行为让你觉得我或许很难离开你。的确,即便直到现在,我仍是爱你的。”胤修文的目光坦然,爱一个人不应该是错,“但是我也很清楚,我们之间已经有太多无法再在一起的理由,我们对彼此都伤害得太深了。到此为止吧,我会努力适应不去爱你的生活,也会努力扮演好议员伴侣的角色助你一臂之力。你放心,我不是那种忘恩负义的人,这些年来,你对我、以及对胤家的关照我都看在眼里,记在心底。我真的累了,可以让我回房睡觉了吗?”

  方其朗的脑袋里一团乱麻,他好一会儿才回过神:“你去休息吧,我再坐一会儿也该去国会了。”

  “别让自己太累。”胤修文收回了落在方其朗身上的目光,他害怕自己再多看一眼,就会忍不住上前安慰这个憔悴而落魄的alpha,对方最想隐瞒的事情终究还是被自己看到了,这对于自尊心极强的方其朗而言,何尝不是巨大的打击。

  胤修文最终回到了自己的卧室,他浑身发软地抵在门上,之前还淡然的面容已是难掩痛苦,他不想再欺骗自己,他有多么爱方其朗,此刻就有多么恨对方。

  方其朗与胤修文的生活再度恢复了平静,他们默契地不再提起那些不堪的回忆,而彼此之间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亲密关系又逐渐恢复到了结婚之初的疏离。虽然胤修文仍会早起会方其朗准备早餐,可在对方连续几次都借口赶时间匆匆离去之后,他也就不再自讨没趣了。他知道,这是方其朗在刻意疏远自己,就像自己在许多事情上也刻意疏远他一样。

  逐渐将重心从方其朗身上挪开的胤修文也开始有了自己新的生活方式,他加入了平宁城本地的一家骑行俱乐部,有空的时候就与俱乐部的成员们在平宁城的郊外大路上骑行野炊,生活也随之变得更为充实,虽然段雪风表示可以提供许多玩具给他解闷,但是身体的欲望只会让心灵更加空虚,胤修文不想沦为被欲望支配的怪物。而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药物的效果、以及心境发生了变化,胤修文的信息素缺乏症有了很大的好转,李医生甚至建议他可以暂时停止注射抑制剂,只需要在敏感期及时接受方其朗的完全标记即可。

  而对比生活愈发惬意自在的胤修文,方其朗却陷入了自我折磨的泥淖,他把更多的时间和精力都花在了工作上,想要暂时忘却生活中的痛苦,却反倒将自己折磨得憔悴不堪,就连脾气也变得暴躁了许多。

  “怎么回事?这种东西也拿给我看?!立刻,马上去修改好!”一向待人温文儒雅的方其朗将秘书官李苒送进来的文件匆匆浏览一遍之后就扔在了桌上,这让一旁风趣豁达的谭鸣鸿也看不过眼了。

  “何必那么生气,只是一份普通文件罢了。”谭鸣鸿轻声劝说道,他知道方其朗发脾气的大概原因,但是他也知道对方不喜欢别人过问他的私事。

  方其朗总还是要给谭鸣鸿这个老战友几分面子的,他深吸了一口气,强行压制住心头的邪火,抬头看了眼对方:“凌非那边搜集到足够的证据了吗?不会走漏风声了吧?”

  谭鸣鸿叹了一声:“总统府那边不会轻易对调查一名国会议员签署命令的,赵临那些最关键的证据现在都在你的手上,可是如果文件从你这里流出来,那我们得罪的人可就多了。”

  赵临那些视频方其朗已经和谭鸣鸿一起看过,让他们震惊的是,对方睡过的有头有脸的alpha竟有不少,一不小心,方其朗甚至可能会陷入更深的泥淖,在这个牵一发动全身的特星政坛。onclick="hui"